2007-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想把那個女人掐死呀……

這人還是這麼好看……
487.c62ab.jpg



70看得鬱悶非常。
快點結束吧,死活也好,竪一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喲……就上床啦

huofeng1.jpg

誰有翠蜉蝣可以賣給我?

標題和内容沒有關係。

20071121002914.jpg

我只是很想反省一下自己的表情……(我到底需要同步率到哪种地步了?)
20071121003218.jpg

這本寫着幕末的……好想看内容阿……爲什麽叛逆就有内容看啊

Read More »

節操!

我居然813的買得最多……
那本騎乘的yaoi本真不錯……
ALL都督那本的策瑜也很好……
我還是……很有節操。
1119_193526.jpg

關鍵詞提取

説到寫同人,基本應該是因爲“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這樣的想法而延伸出來的吧。
我最近覺得,最讓人有這樣感覺的,應該就是耽美向清水曖昧小説吧……
和ACG不同,文字化的東西本身就留給了讀者更多的想象空間,且(重音)進展緩慢。
如果説到進展緩慢,就不得不説“三千世界鴉殺”這個萬年清水曖昧后宮坑。
我對於津守先生讓男主角在12卷依然在和女人上床和另一位男主還停留在接吻后就會陷入自我厭惡這種神奇的進度覺得非常的敬佩,特別是這位異性戀男主角還有一個由男人組成的后宮時……
昨天在來無事從書架上抽出這本書復習后,心裏出現了非常了不得的“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衝動。
然後在這種衝動之下,我將異性戀路西法多進行了一個關鍵詞的提取,以便看能不能順利編造出劇情。

結果抽出的關鍵詞如下:
非常英俊、身體和心靈都很強大、對戀愛感情非常遲鈍、無意識散發男女通吃的荷爾蒙、小學生脾氣和性格、對熟悉的人會很害的撒嬌、對下屬嚴格對敵人嚴酷、擁有很難實現的小市民家庭夢想、電腦機械OTAKU、擁有非常多種類的資格證書。

……所以呢,提取關鍵詞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我還是繼續去寫策瑜吧
比如雷成這樣的動畫,也有可取之処……
20071118214201.jpg

黃粱美夢……

雖然對355的人設非常不滿,但是有這樣的結局,實在讓人無法不恍惚阿。
要在夢裏才能求來的結果……啊。

“孫策,從今往後準備怎麼辦?”
“啊?”
“這張臉,難道不是嗎,你不是會就這樣滿足于王座的男人吧?”
“哈哈,是嗎?果然是這樣啊,權,天下就交給你了!”
“等……哥哥!”
“這個天下不知道在哪裏還有很有趣的事情在發生呢,啊,周瑜?”
“恩,走吧,孫策,無論到哪裏,也一起。”


我就此對暗榮失去語言……寫同人都不敢這麼寫的……你們是要如何??
不過一開始在得知你們讓伯符活到了赤壁……還是亂感動一把的。
這個結局……咱就收下啦!

截圖見下。

Read More »

所謂穿越……不就是這麼一回事

chuanyuea111.jpg

所謂虐

如題。
大概歷史系最能理解其中含義。

以上。

我對FJ燃起了希望.......

017d39i1.jpg


這個表情讓我想到幽白後期……
不過,這到底是FJ重新振作的表示呢,還是獵人即將像幽白那樣突然完結的訊號呢……

ACG相關問卷

1. 請在填寫前,於最上面貼上目前最萌的動(漫)畫角色。

最近……最近……我最近在看三國志……
好吧,如果一定要説動漫。那就是……孫伯符(火鳳燎原)
huofwngbohu.jpg



2. 請勿必秉持著被打死也要誠實作答的精神填寫;不知道、沒有或沒研究的領域可以不作答。

恩阿。

3. 填完之後,請指定五人於BLOG填寫。

……嘛。

Read More »

隔壁的801醬

事實上……這個世界已經崩坏了。
其實我只是感同身受阿。
gebi8011.jpg

我也非常的煩惱……這世界上這麼多各式各樣的受。
但爲什麼能入眼的攻就越來越少?整個人類社會都弱氣化了?(完全方向不對……)
gebi8014.jpg

更加感同身受……爲什麼DVDBOX會貴到那樣的阿?

Read More »

斑目總受!

……雖然看原作也知道該到這裡了,但是真正面對的時候還是忍不住。
非常明顯得是……動畫製作組比木尾腐多了!
人本來之萌個強攻弱受的笹斑。結果非要把斑目Y成總受……
居然還有H那麼多……我實在沒忍住,捶桌子大笑了……

做得實在太像普通的BL遊戲了。不過到底是操作笹原到處去攻還是操作斑目到處去受阿?應該是兩條綫?
哎喲喲,設定美的,不過啊……雖然説是鬼畜攻,笹原FH攻的感覺多過鬼畜攻噢?意外的表情很有感覺……(喂)
不過這主角2人來不來就在大街上壓倒算個啥事?
xianshiyan1.jpg

不過我一定要聲明……我是眼鏡攻派。

Read More »

少儿不宜问卷.........(35相关,雷至炸)

1. 曹丕
2. 诸葛亮
3. 郭嘉
4. 公瑾
5. 赵云
6. 马超
7. 司马懿
8. 伯符
9. 甘宁
10. 凌统
11. 陆逊
12. 姜维

Read More »

[若叶同人]彼の落書き(1-7.END)

[再见。我说出这句话,当然并非是为了和你告别,我已经决定了,就算你只拉一下我的手腕,我就一定不会离开。
可你依然像以前那样,带着温和而宠溺的笑容,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说,加油。
你知道吗,甲斐,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一点。]


1.

接机大厅传来不大不小的碰撞声。
啊,抱歉。当相泽武司把散落一地的行李堆上小车的时候,抬头看见的是一张仿佛很熟悉又仿佛很陌生的脸。脸有些陌生是因为好几年没有见到,但那温和的笑容却依然熟悉得如同带刺的暖阳一般,让他不得不把整个心都卷缩起来。
诶、诶?甲斐?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你要是不想我知道的话,为什么还要告诉泉啊。那个叫藤木甲斐的男人一边回答,一边从他的手里接过推车。
你管我,泉好歹也是我的青梅竹马。
噗。
笑什么。
武司你真的很有大学生的样子呢。
已经毕业了,现在,已经毕业了!他不满的把推车上的行李拍得砰砰作响。
是,是。
夕阳的颜色透过机场大厅的玻璃门晒进来,让他不由得眯起眼睛。
甲斐。
什么?那个人回转头来,在一缝的视线里变成光影交错的一片模糊。
你后悔过吗?
诶?
……退学,不去念大学……什么的。
你忘记了说最重要的了,原因是和泉结婚这一点。甲斐停下脚步。这一点,我可从来没有后悔过。
那当然,你要是后悔我绝对饶不了你!他的脸一下子热起来,迈脚步走到了甲斐旁边,然后用手肘捅了捅身边人的背。如何?如何?这几年的生活。
要说如何……孩子都那么大了……
喂,你这样子好像个大叔啊。
是吗?


Read More »

[全J不知谁主]太陽の扉 ACT.4

ACT.4


4.1 陷阱

[蒙上你的眼睛,闭上你的嘴,捂住你的耳朵。]

他站起来,揉了揉被显示屏的光刺的有些酸痛的眼睛。
佐佐木先生,是需要咖啡么?刚进公司的年轻女孩子对他露出笑容。
是的,我自己来就……他端起咖啡杯,刚想迈出步子,手里的咖啡杯就已经被女孩子抢下了。
我来吧,佐佐木先生请好好的工作,听说……女孩子的声音放低了一点,佐佐木先生就要升为科长了吧?不好好努力不行呢。
他微笑着没有回答,看着那个女孩子迈着轻快的步子向茶水间走去。
坐下来,拉松领带,长舒一口气后后翻起胸前的工作牌,看着那写着的佐佐木晴彦五个字。
这个名字,比一开始樱井取的什么太郎二郎好太多了,真该谢谢相叶。
冈田准一闭起眼睛,这样想着。

那天,多云转阴,黄昏时一场暴雨下下来。
诶。他站在办公室的窗口望了望外面,说,我没带伞呢。
佐佐木先生没有开车来的吗?旁人问。
借给朋友了。他笑了笑,继续说。也好,今天就在办公室里把大家没完成的工作进度都整理下,晚些时候估计雨也停了。
是吗,那辛苦你了。
不会。他笑着侧过头。

但雨却一直都没有停。
所以当堂本刚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是被淋成落汤鸡一样的冈田准一。
没开车?他有点诧异。
你在家?对方也有点诧异。
恩,雨太大,懒得出门。
热水……
还有。

刚去厨房里热牛奶,毛茸茸的生物在他的脚边打着转,几次都差点把他绊倒。
跌跌撞撞的在桌子边坐下,手里温暖的牛奶杯冒出的热气仿佛可以把视野里的一切都蒸发掉。
然后他看见准一搭在旁边椅子上的外套。然后他接着看见了挂在外套上的一块工作牌。
SA……SA……GI……诶……?当他无意识的将那上面的名字拼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似乎和OKADA相去甚远。
他呆了呆,也没有再说话。

准一披着浴巾出来的时候,看见堂本刚正在客厅里窝在沙发上发呆。
虽然是春天,房间里的空气却因为雨水而变得有些湿冷。
那个。他听见刚说。
什么?
我刚刚热了牛奶给你,但是一不小心被我喝完了。
啊……恩。然后他也在沙发上坐下来,却不小心打了个喷嚏。
感冒啦。旁边的人把头伸过来。
大概吧……他扯一张纸巾按住鼻子。
准一,刚突然叫了他的名字,没事吧?
没事,别担心。


Read More »

[?龟]想之川

1.

终究。冷暖自知。

他拉开窗帘时,灰蓝的天幕猛的扑腾下来。
逼进眼眶的暗色扎在视网膜上。
那一瞬间他思考着自己是否想要流泪。
但房间里的空气依旧压迫着手指的纹路,那些刺骨的冷碾过皮肤,带起颤栗的痛楚。
如果哭的话,恐怕泪水都会结冰吧。

于是他重新拉回了窗帘。
踏过绒制的毛毯,去厨房倒水喝。
没关紧的水龙头上凝聚着水滴。
轻轻一碰。
便落成了碎片。

2.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大片宝石红的花盛开在彼岸。
枝桠繁茂。叶芽张扬。
此间河水清亮。
白雾浓烈而柔软。

有些眼熟。
那些灿烂得刺眼的色彩间。
仿佛有人在暗处。
只是他看不见。

如果不想看见,又怎能看得见。
如果你想忘记,又怎可能忘记。

Read More »

[木中]千の夜と千の昼(太陽の扉番外)

中居正广第一次看见木村拓哉的时候正为自己长不高而发愁,当然,他后来再也没有长高。
这个问题直到十年后他才想通,到了那个时候他还会拍着一个男孩子的肩膀无所谓的说,身高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但十年前,他还是很纠结的。特别是对于一个小混混来说。
那代表着,他在和人对视叫骂的时候,一定得处于仰视的状态。
那不符合中居正广,当时十六岁,一贯的原则。

那个时候,天长地长。
他在河堤上骑着自行车,想象着自己是骑着机车在都市里穿行而过。
那条路的尽头没在绿色的田野里。

他跟伙伴说,要去东京。
去东京干什么?
混个出人头地啊。
那时候中居正广,穿着不合身的暗花衬衫,留着飞机头。
但是却因为未成年人不能饮酒,在嘴里含着果汁的吸管。

他偷了家里的钱出发,留了一张写着歪歪扭扭的字迹的便条。
给伯母,钱我会还你的。请你不要因此记恨我奶奶,每年记得给她上香。

他从自行车上站起身来,闻到风里的青草香。
那个味道,直到最后的最后,他也没有忘记。

Read More »

[全J不知谁主]太陽の扉 ACT.3

ACT.3


3.1 停车场

[ 他的希望如同停车场里那些光泽在暗里逐渐暗淡的车辆般,停止不前。 ]

冈田准一趴在方向盘上,望着停车场灰白天花板上一暗一灭的白炽灯。
七零八落的蜘蛛网上残留着昆虫的尸体,远看是一些细小的污点。

一辆色的小车驶进他对面的车位,突然闪起的车灯让他微微皱起眉头。
然后他看见了樱井翔。
那个男人和他一样趴在方向盘上,隔着两层玻璃和空旷的通道,对他笑起来露出牙齿。
他歪了歪嘴角,算是招呼。
然后那个人下车径直走了过来,打开他的车门坐上副驾驶座。
准一在后座上摸索了一下,找出一个文件袋,塞到男人手里。
麻烦你了,学长。
他没有答话。
新工作还顺手吗?
恩。
那么以后请继续关照了。
那个男人认真的跟他欠了欠身,狭窄的空间让他那看起来就很贵的衣服起了皱折。
然后拿着文件袋,开门下车。
对了……
恩?他抬起头,从车门的缝隙看见那个人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的同居人,现在怎么样?
……你是说刚?
嘛,是说谁呢?樱井耸了耸肩,回到自己的车上。
引声响起在这个因为偏僻而过于冷清的停车场里。
打乱了他的思路。

其实他也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一个断点后,他很容易就会忘记从前。
他记忆上有一个死结,往后的一切都如同阴雨天。

Read More »

[全J不知谁主]太陽の扉 ACT.2

ACT.2

2.1 后来

[ 我看着墙外,那里有一个游乐场。后来废弃了。 ]

秋山纯第一次见到町田慎吾,后者正躲在厨房里偷吃一碗泡面。
通透的眼睛在暗中闪闪发亮,映着热水瓶的光。
后来屋良朝幸溜进厨房时,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孩和那个色半长发的男孩挤在一起,一人端了一个碗,正在扒拉着面条。
屋良。他听见叫他。
恩?
没热水给你泡面了。
后来秋山每次都吃得最少,却长得最高。

森田刚第一次见到三宅健时,后者正站在一棵大树下仰着头。
那时候还长的头发在阳光下被风吹乱,看见他后笑得唇红齿白。
后来冈田准一路过院子时,看见一个男孩抱着头到处乱窜,叫得很大声。
准一。他看见另个男孩躲在门后叫他。
哈?
快躲进来,那家伙帮我去掏了那树上的马蜂窝。
后来森田刚被狗追过,被蛇吓过,还被坂本昌行揍过。

长濑智也第一次见到冈田准一,后者正坐在台阶上发呆。
有些不知道是涣散还是忧郁的眼神扩散开,落在墙的另一边。
后来堂本光一端着吃的溜出来,看见那个手长脚长的家伙正对着一个发呆的男孩做鬼脸。
光一!叫他的声音很激动。
干嘛?
这新来的是傻的!
后来长濑智也终于学会了玩RPG,却不是堂本光一教的。

Read More »

[全J]太陽の扉 ACT.1

ACT.1

1.1 橘子

[ 我们只是有相同的信仰,那不是爱。]

他停住脚步,看着沉沉的天幕压下来。
零落的雪在从东京的天空落下像割碎的玻璃片。
他突然觉得很不吉利。
呼气间层层白雾浮起来,鼻尖才觉得了冰凉。

呐,秋山,为什么呼吸会产生白雾呢。
……这个问题,等回去了你问光一君。
也是。

于是他们继续向前走。
町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捂热的橘子,剥开后手指又觉得了冰凉。
还没来得及皱眉,手中圆滚滚的物体已经到了身边那个人的嘴里。
秋山。
恩?
那是出门前光一君给我的。
所以我才抢来吃啊。
小心我一枪崩了你。
留着点子弹吧。

街灯在柏油路上划出长短不一但是方向一致的条纹。
如果可以回头的话。
每次在枪声响后,他都这样想。
那个人曾经多少次的告诫他。
不要回头看,向前跑。
听到了吗?町田。
他回过神来。

当那个年迈的老人被随从搀扶着从门口走出来时,一声刺耳的枪声划过众人耳膜。拐角的小巷子里仿佛有肥硕的乌鸦被惊起,扑腾着从交错的电线中穿过。
骚动的人群看见暗中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似乎是因为一击不成,立马就消失了。
混乱中一部分人簇拥着受惊的老人登上汽车,另一部分人像杀手消失的地方追去,并向着那暗里空放了两枪。谁知道又有子弹呼啸而出。
开车,走。贴身的保镖对司机说。
另外两辆车紧跟其后,挤上了公路。车上的人不停的向后张望。
而老者却沉住气,半晌后摸住枪对司机说。
你是谁。
但回答他的是一个大的急刹车和倒盘。
深夜的路面空旷,三辆车连续撞在一起。
突然的冲击让所有人措不及防。

那个老人在最后透过黏糊着睫毛的液体看到的。
是一金色头发的青年,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而自己的头正被那个人用枪稳稳当当的指着。
他最后听到的一句话是。
你赔我橘子。

Read More »

[光刚]青空下

D-T

他抬起头,看见云重迭在一起。轻而且淡的颜色,混着连边际也无的空白。
然后他睡着了。
柔软的沙发靠垫枕着后颈,却有些沙哑的声音刺进耳朵里。
醒来的时候,已经下起了雨。
用双手撑起身子,光着脚在暗中站起来,有毛绒绒的生物蹭上脚踝。
很暖和。
所以他一点也不觉得冷。
只是为这个过得太快的假日而可惜。

D-K

直到天空暗下来,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电视前很久了。
打个哈欠后懒散的站起来,摇晃着身子去厨房接水喝。
然后听见了雨声。
拉开窗帘时,他看见玻璃上沾着水滴。
一滴一滴滚落。沿着窗横向下。
有点冷。
于是从柜子里翻出厚重的毯子把自己裹起来,坐回电视前。
那场比赛还在继续。

Read More »

[光刚]笼中径

他站在他身后,一百五十厘米的距离。伸手不及,却踏着那斜下来的灰暗影子。
抬头,阳光刺眼。

那时候,他们可以在海边脱了鞋子,踩着浪花向前跑。稍带咸味的味道溅上了嘴唇,用舌头尝一下就能笑得弯下腰。
那时候,他和他患了花粉症,整个春天都很难过,不停的打喷嚏,经济人的口袋里一直带着大包的纸巾。让他们互相嘲笑彼此的红鼻子。
那时候。
他从梦中醒过来。
光线透过窗帘,直截了当的在床单上划出斑斓。
他眯了眯眼睛,踢开了堆在脚边的衣服。
摇摇晃晃的走出卧室,才发现地板有多么凉脚。
但是下一秒,他就挥挥手驱散了是否自己也要去铺上羊毛地毯的想法。
一边在心底牢骚着现在这样的房间已经很难整理的时候,他的膝盖撞上了椅子的一角。
好疼。
抱起膝盖咧起嘴角,心里却是为只有自己心疼自己有点恼火。
趴在一旁的小动物歪起头看他,他瞪了回去。
三秒后他宣布自己输了。
是是,我去给你弄早饭。要什么口味的,牛肉还是鸡肉。

堂本刚眼里的堂本光一,是个死脾气而且又不懂得照顾自己的男人。
因为他在给自己家那只需要人照顾的生物弄狗粮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个人肯定没有吃早饭。
而且,一定会摆出一张没吃早饭又怎么样的脸。

Read More »

[光刚]一百一十八

他说,人生是由很多个阶段组成的。而人应该一直向前走。
如果是比做阶梯,请不要向后看。
因为踏过的地方已经是洞。

他喜欢在上楼的时候轻声数着台阶。
看着一级一级的阶梯投射下的阴影。从深到浅,最后消失了。
但每次数到五十后,记忆就会混乱。
站住了脚,深呼吸,眼前有些雪花点浮起来。

他和他在乐屋前的走廊口看到了彼此。
点头,道早安。
然后打开不同的门,进到同一个房间。
一个拿起报纸,另一个对着镜子里整理起头发。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什么时候。
一个人说他不想回忆以前。
另一个人说他忘记了。

两小无猜是个悲伤的词语。人类总是因为各样的原因而遇见,然后不为任何原因就慢慢疏离。

Read More »

[赤龟]晓夜殛-〈卷三〉

这个故事里有两个主角。
一个叫龟梨和也,一个叫赤西仁。
他们可以是你们知道的那两个人。也可以不是。
而我仅仅以这个故事。
证明一段爱情。
以此为记。

卷一·岩花老

悬崖上的相互依靠的花朵。不老不谢,不离不弃。
直至岩石崩塌时。相随而逝。

那个时候的天很蓝,昼很长。
风铃在梁上打着转,微微有些响声。蚊香的烟飘起来,有些沁入空气后就淡下去的香。
男孩子坐在屋檐下甩着双腿。随着波动的和服下摆掩不住那身体的瘦削。
色的长发紧紧束起在脑后,额发下显出了眉淡目秀的脸。
那个时候龟梨和也十二岁。满心里想的都是晚上的祭典。

那个时候的云很淡,夜很短。
金平糖在袋子里慢慢的融了些,甜得能将所有没出口的话都堵在唇舌间。章鱼烧里加了芥末,微微有点辣。
男孩子穿梭在零乱的人群里,肩膀随着笑声抖成愉快的弧线。
色的头发有点乱了,稍稍的挡住了那清俊的轮廓。
那个时候赤西仁十三岁。满心里想着再存多久可以拥有一个最精细的面具的钱。

Read More »

[赤龟]面朝大海的那片荒芜之地

在冲绳的最后那个晚上。你在窗边,面朝大海。
电视里纷杂的喧嚣声扰乱着我最后还清醒着的那些神经。
于是我笑起来,直到笑得嘴角生疼。
你转过身,垂了眼。
我还是龟梨和也。你还是赤西仁。
那声音慢慢的落到柔软的地毯上,转瞬寂静。我这样听见了。所以再听不见别的。
于是我只有微微的点头。那小小的弧度,也让眼前闪出了些许雪花点。
我还是赤西仁,你还是龟梨和也。
谁又是谁的谁。谁又离不开谁。
那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五十年后我还能记得。
在冲绳最后的那一个晚上。你站在窗边面朝大海,那个纤瘦的背影。
那个回转头来后的浅浅微笑。

———题记

Read More »

[蓝银]?

他是蓝染惣右介。
棕色头发,框眼镜。
笑起来很温和。
总看着另一边的另一边。
叹气的时候总是很文艺。

他出生的时间不太晚也不太早。却刚好上了流魂街的革命。纷扰了十多年最后人们连那件事情的渣滓都不记得了的时候他就进了真央灵术学院。做了第二届院生。
那个时候的山本已经不再年轻,但是话比现在还多。
于是他在开学典礼上走了神,眼睛直看到山本背后去。
那里有一片很昂扬的空白。
他听见有人响亮的打了个喷嚏。居然在广场上激起了回声。
啊。不对。
那是他心底里空荡荡的声音。

Read More »

[海恋白]最后一首月光曲下的圆舞

白哉,这里其实是没有太阳和月亮的啊。
这样说着的发男子向后仰下了下去,面朝青空。
他不语。那透过睫毛的阳光依然刺得眼仁生疼。

他当然知道那温暖或冷冽的光芒不过是这个没有尽头的狭隘空间里善解人意的幻象。
如同那幻的天,幻的地,幻的风,幻的土。还有那土丘上最后谢去的一朵花。

十年。还是百年。或者千年。
那都不重要。他睁开眼,阳光依然刺目。身边却空落落。
青草香扑鼻。
于是他垂下了眼去。
有人唤他。
不同的音色,不同的称呼,不同的语调。
但在那和空气重叠后的痕迹里。有那么一点点,那么一点点的熟悉。
也足够让他的指尖无法掩饰的轻微的颤抖一下。
然后心就像被捕猎后又放回的鱼,慢慢的向那深底里沉下去,永不浮起。

——题记

Read More »

[蓝银]指间波纹



他在和那个男人擦肩而过时,从不曾正视过那张熟悉的脸。
就算宽大的衣袖摩擦后发出唏嘘的声音,就算手指的末节微微的重叠了一起。他也不曾转过头去。
不去看那和自己同样虚伪而假意的笑容。
而感觉到那个男人从眼角扫来的余光,他也只是兴致昂然的抬了抬下巴。蓝染队长,你有话要对我说吗?
扶了扶眼镜,蓝染一如既往的露出了那样温柔的笑意。不,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吗?在市丸银正准备反问的时候,那男人已经走过了走廊的转角,就那样突然的,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空气中充斥着干燥的尘土味道,让他不由得怀疑,就在一秒前身边是否确确实实的站着那还温热的身体。如此不留余地,连一点留在空气中的痕迹都舍不得。
每次离去都如同绝决,却空留着暧昧纠缠的气氛。现在如此,以前如此。

而以前的以前呢。在成为死神之前,在进入真央灵院之前,在遇到松本乱菊之前。
银想起来了,记忆里有一大片未被污染过的湛蓝湖水,映着他那个时候的脸,幼稚而柔和的面孔,却有着如毒蛊附身般挥之不去的笑容。
那时候有人告诉他,为了生存的欺骗是可以原谅的。

Read More »

[海浮]针破纸窗,风送花香一线

零。

他看着那个人转回头来。眼神倔强,嘴角有笑过的痕迹。
明明不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这样想着,他再一次的闭上了眼。
再一次的醒过来。
眼角有温热的湿润。
他张了张嘴唇,叫出一个名字。
但微不可闻。

那一个春天,他失去了他的副队长。
就像一个轻巧的转身那样容易。

Read More »

[恋白]些许雨

那时候的那句话,他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刚开始有些遗憾,后来就释然了。
慢慢也就有些模糊却通透。
就如同静灵庭后来下的那些雨。
刷干净了地面,还是祛除不了痕迹。
那个时候。
自己想说什么呢?

壹。

他推开门时,看见那个人靠在椅背上仿佛睡着了。
有些意外的,他想退出去,但脚却无法动。
于是挠了挠脸颊,又轻轻咳嗽了一声。
寂静后他掂起脚尖走过去。
你如果想要这样子走过来那不如用瞬步好了。那个人却及时的睁开眼,见着了他佝腰偻背的样子。
一时间直起身子不能,便僵硬在了一个颇为不文雅的姿势上。
队长你……你没睡着呀。
那个人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去看窗外。
那是我吵醒你了?他收回同手同脚,又问了一句。
没有回答。
呐,队长……
没回答。
呐,白哉……

Read More »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