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蓝银吉]暗花谢去伤风起

ACT.1

宽大的队长外套被风吹起来,在眼前眩目的一颤,只空留下了些许模糊的光斑。他看着那个消瘦的背影,心上最柔软的地方便措不及防的被刺了一下。

队长……呢喃着出声。
那人回过脸来,笑得眼如新月。
怎么了?井鹤君?
不……我只是想,风这么大,队长你……会不会冷……
冷啊,当然冷。那个人向他靠了过来,耳边突然就染上了温热的味道,难不成井鹤君想帮我取暖?
不,只是……向另一边偏过头去,他只觉得热辣的感觉从耳根蔓延到手指,想着自己的样子肯定糟糕透了,连眼圈也禁不住湿润起来。
啊呀。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拨开了他遮在眼前的发丝,轻薄的嘴唇扬起成揶揄的角度,井鹤君脸红成这样,怎么啦。
队长。虽然吞吞吐吐,但他还是说了下去。请不要戏弄我。
恩?那手指从他眼前收了回去,靠到了主人瘦削的脸颊边。真伤脑筋。
我可没有……戏弄你呢。


ACT.2

雨水滴到眼睛里的感觉开始是酸涩,然后是刺痛。

吉良井鹤揉了揉疲倦的眼眶,心里想着今天该处理的事物,转头走进了三番队的大门。决心不再去理会那个还站在屋檐下笑得没心没肺的三番队长市丸银。
这样子,就好象……
怔了怔,他转回身去。
那个人仰着头看落下的雨,享受着溅起的水珠沾上皮肤的冰凉触感。银白的发丝被风刮起来,在回过头来的时候,刚好挡住了那或许微睁开的眼睛。
就好象,万箭穿心一样。
冰冷粘稠的声音让他心底一颤。
万箭穿心?自言自语着,他从走廊上跃下,站在了庭院里。雨打在伸出的手背上,还隐约生疼。
而抬起头那瞬间,一颗雨滴直接砸上了睫毛,慌的闭眼又睁开,突然的就明白了。
根本就无处可躲。那漫天盖地的杀意。刺骨而寒。
啊啦,井鹤君很害怕吗? 那人轻飘飘的站一边,手收进袖子里,促狭的笑了。
没有。连忙收回自己的目光,他垂下头。本想快步走上阶梯,却又被市丸挡住了去路。
井鹤是在害怕他自己的队长吗?
感觉到那视线缠在自己的脸上,吉良的头更低了下去。队长,请进去,这样会感冒的。
但脸却突然的被捧了起来,他只能以极其不自然的表情和姿势望着眼前那离自己二十厘米不到的笑容。雨水从两个人之间的空隙侵入,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和嘴唇都冰凉冰凉。
而后,另一个更加冰冷的嘴唇覆盖了上来。带着花凋谢后的味道,绝望而甜蜜。
他闭上了眼睛,身子却止不住的颤抖,直到那个无法定义的吻结束。
哎呀,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市丸歪着头,放开了手里惊如弓鸟的小动物。
不,队长,我……他极快的想申明,但还是顿住了。我……
恩?
我自己也不知道……有些沮丧的,他退缩了。
然后看见那个人轻巧的转了个身,消失在雨幕里。

进了眼再出来,已经温热。刺人的箭也罢,目光也罢。从那个时间起,大片的世界变做了他瞳孔里的暗灰盲点。只剩下那一条不可道说的细如弯月的漫长小路。而无尽头。

ACT.3

那个安静如死海般的人,带着波澜不惊的笑容从他身边经过,停了下来。
啊,蓝染队长。有些惊喜的,他出声招呼。
辛苦了,吉良君,总是一个人呢。仿佛也很愉快的男人温和的回礼。
但那平淡如水的问候,轻易的就刺伤了他。

蓝染队长。团子头的女孩从身后追上来,停在蓝染背后,然后看见了他。啊,吉良,最近还好吗?
兴致勃勃。
很好。他轻声回答了,再让过一边。
对不起,我走太快了吗?那个队长伸出手抚了一下副队的头发,微笑着问,框眼镜下满是陌生的温柔。
不,完全没有。女孩拼命的摇着头。
我还是走慢一点好了。回过身来,那男人对他点了点头。那我们先失陪了,吉良君。
下次见。女孩清脆的道别,然后追上了队长的脚步。
一前一后。细碎的脚步声消失在转角。
他抱紧了手里的公文资料,走向相反的一头。

做了所谓两生的花。却没有聚集的根茎。就算花朵依偎,也永不相交。

ACT.4

那一瞬间,他看见有些雾在他身边散开来了。抓不住,但如硫酸般伤人皮肤。

蓝染队长和市丸队长擦肩而过,彼此都站住了,低语了几句出口后便碎在了空气里的话。而他分明看见,在两人重新迈开步伐时,市丸队长微睁开了眼睛,露出血色的眸子。
但嘴角还是那轻薄的笑意,也许稍稍的,比平时上扬了五度。

好歹也是五番队出身。他无法忘记。
当那个人还是五番副队的时候,一直站在队长的身后。总是笑得不怀好意,让被那目光扫过的家伙一阵胆寒。而那个时候的蓝染队长却也从不曾回头去看过他的副队,不曾停下来等待过,不曾用目光追随过。
但他称呼他为银。那是一个简短的发音,本应是干脆而直接的,但却有奇怪的尾音,像挑出一个逗号的尾巴,越来越细,最后暧昧的消失了。
浅尝即止的对话总是那样结尾。
银,走了。
是,蓝染队长。
——而其他的都是不为人知的。当然,也许根本就没有其他的。

直到后来整个净灵庭都相信五番队内部不和。市丸被调任三番队队长,便又传出了三番和五番不和的谣言。
只有他不那么想。因为他亲耳听见过那对话。
蓝染队长唇间吐出的银,声音虽依然那么温和,但语调却是绝对的。应的人虽依然懒洋洋,但却从来没有不应过。
心里一动。
那个人,不也是称呼自己为井鹤么。

花总是暗地里妖娆。暗地里败谢。上一眼盛开,下一眼就化为了土。

ACT.5

夏。烈日透过窗在地上留下长长的阴影线,在市丸银的头发上折反出绚白的光。

那个人就这样靠在勤务室的墙上,一边享受着开到最大的冷气,一边抱怨太冷。一副很闲不住的样子。但是他也怕热,不愿意顶着明晃晃的日光去做那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在用手指敲打墙壁一千零一次后,他终于唤道,井鹤啊,你过来一下。
战战兢兢的从自己的桌子后面站起来,绕到那人身旁。
队长……话还没出口,手腕已经被抓到了那冰冷的手掌里。
啊呀,好温暖啊。并不用太用力,市丸就已经把眼前的人扯进了怀里,并将下巴搁在那并不宽阔的肩膀上。
惊讶让他感觉自己的血管内壁都被麻痹了,皮肤也为接触到的地方而滚烫着。他很想挣扎,却连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都无法移动。
你不是说过,要帮我取暖的吗?微温的呼吸夹着水气侵蚀了他的耳垂,揶揄的语气也始终不曾改变过。
或者是……你想要更多?没有得到回答,那如洞般的语言直钻入了他脑髓去。
不……我……这样……这样就够了……语无伦次的,他为自己辩解。
够了?市丸仿佛在玩味这个词语,又重复了一遍。
直到他听见那个人在耳边笑出了声,才发现自己所犯的错误。
不,我,我从来没有想过,和队长的,队长……不安的扭动起了身体,却发现束缚自己的手臂越来越用力。眼圈染上了红色,却不得不强忍住。
可是……我觉得不够呢。冰凉的手指抚上了他的嘴唇。

他恍惚的听到心脏被剖开来的声音。带着撕裂的阵痛和酸楚。看着那银白色的光,突然的又有了些心甘情愿,将自己身陷至漩涡之中。呼吸那已经溺毙的尸体味道。
就当作有些事情不曾开过口,也不曾说。

ACT.6

静灵廷的天空重新恢复了一片死寂。地面却一片混乱。入侵旅祸的消息到处都有,十一番队的喊声四处都能听见,四番队的救护室已经爆满。
但那都和他无关。
他只是伸出手去拉住那个人的衣角,用疑惑的眼光望向那张笑得不咸不淡的脸。
满腔的问题却一个都没能出口。
最后,那个人轻轻的拉开了他的手腕。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这并非是那个人第一次的离开,他却突然的有些恐惧,仿佛那个身影会就此消逝永不再见。
但想追上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蓝染队长死了。就在第二天。
熟悉的清脆女声化作了凄厉的尖叫,东大圣壁上溅开的血花让他动容。而在悲伤或者是愤怒来临前,他悄悄的回过头,去看那个最后才到场的人。
无所谓的笑容,没有一丝和悲哀相关的蛛丝马迹。
他狠狠的掐住自己的手指,为自己从心底里漫上来的那一丝欣喜。
在飞梅鸣叫起来的时候,他欺身上前。火花的味道,就如同幽梅暗香。这是他第一次为了这个人拔刀,仿佛连带着自己都成了出鞘的利器,从此再也收不回了。
歇斯底里。

ACT.7

夜里的风稍稍有些冷,黯淡的月光散成一片一片的碎花。他望着走在自己前方的市丸,看着那瘦削的肩膀上深深浅浅的阴影,手上自虐的伤痕又疼痛了起来。
在被那个人从监狱里带出来前,他正陷入了无止境的自我厌恶中。他感觉到自己心上柔软的那块地方自从被割开后就再也没有愈合。而现在已经腐烂生疮,赫赫的流着脓水。
每每那样想起,就有苦涩的味道从口边泛起来。恨不得让丑陋的自己死去。
而他还是来了,来拯救他。

队长,蓝染队长是……他望着在月光下有些轮廓模糊的那个背影,小心翼翼的出声道。
井鹤想问什么?被问到的人停住脚转过身来,如同很久前某一次一样。那被风吹冷了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去,接着说。或者是……你想听我回答什么?
蓝染队长他……不是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人吗?犹豫了很久,这是他第一次抬起头来问出自己想问的话。
沉默良久,他听见那个人笑了。很轻很轻的笑声,暧昧的飘浮在空气里。他看见那张脸转了回去,不见表情。
重要这个词不好定意呢,井鹤。
知他不想答,于是没有再追问下去。大概追问下去,也只会有更敷衍的回答。
他在心底重复那句话。
这样就够了。

我心甘情愿,做你的棋子,换你的谎话。也许更甚者,我可以闭上自己的眼睛,蒙上自己的耳朵,只用皮肤来感觉你。
那冰冷如蛇,也如蛇般缠绵的温柔。

ACT.8

回忆里变得一片风声鹤唳。那些温暖和澄净的片段,那些熟悉的脸和表情。就那样突然的消逝了。

他不只一次看见过那个时候的五番队长和副队长并肩作战的样子。那漫天的血光和黏液,那破碎的残肢和器官。和在此中微笑的两个人。
那是不同的微笑。但同样让人毛骨悚然。
他们很强,不留后患。没有人对此有过什么意见,仿佛那是理所当然。也没有人在那血雨腥风中看出过什么琐碎。包括他。
直到现在才回忆起,为什么那两个人在战斗时从不曾相望呢。
不单单是指没有视线的交集,而是包括着没有提醒,没有担心,没有愤怒,没有鼓励。
那是一种安静的战斗。但煽情而华丽,因为他们从未让自己和彼此受过伤。
一阵悲哀。他突然得到了那个答案。
因为他们都不是彼此心上柔软的那个部分,却又存彼此于心上。
那是相当固执的一种位置。不会伤害到彼此,于是可以共存。
那就是蓝染惣右介和市丸银。

在梦的最后,突然一片凄凉苍茫。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人,相随而去。

ACT.9

没有再见。没有抱歉。那个人放开手,就像放开一只断了线的风筝。

他没有带我走。
在心底重复了一千遍这句话后,他很想像那样没轻没重的笑一下。但嘴角抽动后,只引得眼角一片湿润。
无论怎样用手去擦,无论怎样想掩饰。那咸温的液体都不断的滚落出来。
那个地方风大吗,晚上会冷吗,或者是一直都很热,蓝染队长知道他夏天喜欢冰麦茶吗。
那样胡思乱想着,他拼命的擦拭着眼泪,最后还是放弃了。
用双手遮了眼睛。他微微张唇,吐出一句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话。
我果然,还是被戏弄了呢。

[END]

[卯浮]不落心,不皱眉,不成圆 «  | BLOG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