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弦雨]记忆蓦然烟华

那一天,母亲死了。
雨很大。他站在屋檐下望着天空的幕,不觉得悲伤也不觉得快乐。
湿润润的气息逐渐沁到头发里。
一个陌生的男人对他伸出手。
手指修长,指甲整洁。
带着消毒水的味道。

石田雨龙在很久过后也不断的回忆起这个片段。后来连前因后果也失掉了。反复着的只记得那双手。干净而冰冷得如同没有血液流动的雕塑。
之后一片空白。
那个瞬间尴尬的存在于他的记忆之中,不着边际又孤零零的固执独立着。
直到很多年后。他再一次的失去自己亲人的时候。
那个男人站在那里。
如同站在他心底的荒野之中。
他唤他。
他应了。

那个夏天。靡靡的热气泛上来。
而房间里过量的冷气让他感觉到皮肤一阵颤抖。
我回来了。
他站在书房门口,对着那背影出声。
恩。
那个人头也没回。
窗帘拉得很紧,刺眼的阳光被隔绝成为灰淡颜色,和那西服印在一起却暖融融的。
他拉了门,回自己的房间。
阳光猛的一下刺到他眼睛里。
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眼里仿佛会流出什么的错觉让他难受了一下。
房外传来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不重不轻,但很容易就敲动了他的手指。
深呼吸,站到窗边。
不知道多久后,他看见那辆熟悉的白色的车驶出了车库。
他知道。
他知道那个人会回转头来看见他立在窗边。

拉开冰箱,做可以下咽的食物。水槽里冰冷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
他坐在桌旁。看着墙角的落地灯发出一明一暗的光。
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沁入的寒意从脚踝漫上来。
他握住杯子的手颤抖了一下。那灯光终究还是灭了。
恍惚的站起身,想到要去拿备用的灯泡来换。却有些无措的又站住了。
站在一大片的暗里。
突然手腕上一阵紧缩的触感。
他浑身一颤,反射性的想向一旁挣脱开去。却甩不开那束缚。
下一秒,自己已经被猛的压在了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你在做什么。冰冷的声音穿过他的耳蜗,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那个人的眼睛,鼻梁,嘴唇。在黯淡的空气里溢出那样熟悉而又那样陌生的味道。
放开我。挣脱不开了,他只能低声要求。
然后呢,你要去哪里。
回自己的房间。他咬紧嘴唇,别过头去。
然后就有手指滑上他的下巴,用力将他的脸扳过去正对着那在镜片下的眼睛。
冷冷的嘴唇贴上来。带着拒人千里的味道。
牙齿滑过他的唇线,带着刺痛,然后可以呼吸的空间就被完全占据。
他的身子软了下来,不再挣扎。
那个人也适可而止的放开了他。
他抬起头,眼角就恰巧的湿润了。

你告诉我,如果整个世界上只剩下最后两个血脉相通的人。他们要如何才能不去互相伤害。不把这羁绊当作伤害彼此的砝码。
天花板很干净。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也绝不会有灰尘掉进来。
但被液体触到的感觉依然滑过他的脸颊。
他抓起枕头盖在脸上。布料特有的粗糙和柔软一瞬间就覆盖了他的呼吸。
手指纠缠到那羽毛的内芯里去。
要分开到哪种距离,才能切断血缘。
要贴近到哪种距离,才能将血液溶在一起。
他们互相称呼着姓名。
互相触碰然后迅速分开。
保持着如同他的记忆般的。尴尬而又不那么干净的空白。

石田雨龙刚整理好笔记放进书包。就发现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讨厌啊,不要啊。之类的女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
也有反唇相讥的,这有什么啊,不就是淋淋雨吗,之类的回音。
他不喜欢淋雨。也可以说只是不喜欢让别人看见自己湿透的样子。
于是他坐在位置上,耐心的等待教室里的人全部散去。
窗户没有关紧,细细的风吹进来。带着粘湿的气味。沾湿了他手里的书本。
他恍然的抬头,看见教室门口站了一个女孩子。
那个,石田同学,我带了伞。怯生生的声音,手里紧紧捏着一把碎花的伞。若你不嫌弃的话,借给你用。
那你呢?他抬了抬眼镜。
我,我还有另一把。女孩子局促起来,向后退了退。
他叹了口气站起身。
我们一起走吧。
好,好的。

两个人沉默着走出校门时。微微的引声让他顿了顿自己的脚步,转过头去后就看见那熟悉的车牌。
握着伞柄的手突的颤抖了一下。让身边的女孩疑惑的抬起了头。
他转回头来。感觉到背脊后冰冷的目光滑过。
对女孩摇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没关系,我们走。
可是……女孩子最终还是闭了口,追上了那脚步。
左脚和右脚的交替有些许的僵硬。轻微的水花也溅起来,和雨声混在一起让他有些不真实的恍惚。
直到察觉到女孩子的喘气声,他才回过神来。
站定在雨里。
女孩子的头发有点乱了,鼻尖也有点红。
他转开头,把拿在手里的伞还了回去。
对不起。他小声的说了句。

拉开车门,将整个身子缩进去。雨水浸湿的衣服贴在靠椅上,沉甸甸的摩擦着他的皮肤。
那个人沉默着。没有向他看过来。
他心里有一个地方轻轻的缩了起来。
回家吧。他开口。
那个人扬了扬嘴角,仿佛有话要说却始终没有出口。但依然将车驶上了道路。
天色沉沉的暗下来,但没了灰尘只有了清晰的。

而车进入车库时。那清晰的也隐去了。
他想起身,但手腕却被按住。
下一刻嘴唇就贴上了熟悉而柔软的触觉。那个人的手指顺着水迹滑入了他衣服的缝隙。
不要。那指尖的欲望让他有些恐惧起来。
而刚刚出声,下巴就被抓住了。
他直直的看着那眼睛和淡金的发色,似乎是他世界里最后剩下的一点光。
突然的,他用力咬向那唇边的手指。轻淡的血腥味道在齿间溢出来。
就算贴近到这样的距离……他没说出口,只是用手指狠很抓住了那整洁的衣服。看着眼前的那个人眼里流露出些许的悲哀,然后悄然的隐去了。
摩擦过皮肤的手指冰冷而缠绵。一点点的煽动着他睁开眼睛,去看那暗中的自己。
呼吸有些困难了起来。感受到舌头肆虐过他的小腹,他禁不住从舌间泄露了呻吟。然后慌忙的用手背掩住。
一点一点的疼痛由那个人慢慢的给予了。就如同慢性中毒药品的腐蚀。
发被用力的抓住,让他不由自主的仰起头。
有一个称呼在齿间流转,但始终没有叫出来。
贯穿的疼痛让他弓起了背。但身后的人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而是更加深入的探到他体内,接受着他因为痛楚而有的紧缩。
他的手指陷进柔软的椅背,咬紧了牙齿不让自己发出抽泣的声音。
然而那个人伏到他耳边。
叫了他的名字。就仿佛打开了一个开关。
满满的痛就那样泼了出来。湿了一脸。

那个时候他站在屋檐下。听着母亲的哀曲。看着雨天。
一个没有给他留下太多记忆的女人逝去了。然而他只觉得手心冰凉冰凉。
参加葬礼的人很少。线香的味道却很浓。让他有点昏沉沉的,祖父摸了摸他的头,让他到走廊上透风。
屋檐上的积雨一滴两滴的大颗落下来。他看见一只蜜蜂的翅膀浸了水,被雨水砸中,在地板上死命的挣扎。
他伸出手,想去拨动那只生物。
别动它。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过来。
仓皇的回转身去。便看见那个男人在走廊转角的阴影里,拖出了长长的影子。
两个人就如同僵持的螳螂和蝉。
最后那个男人很不耐烦般的叹了口气。向他走过来。
我是石田龙弦。那样说后仿佛有点犹豫下一句话要不要接上般,又顿住了口。
我是石田雨龙。他顺从的回了礼低下头,有些莫名的愧疚感,仿佛自己是面前这个人无法处理的一个大麻烦。
走吧。那个男人对他伸出右手。手指修长,指甲整洁。

雨龙不记得十几年刚刚失去母亲的自己在那个时候露出了怎样的表情。怎样轻轻伸出手去,在触到那皮肤的时候又恐惧的缩了回来。
也许是那皮肤的冰冷让他颤抖了一下。
也许是那手心的温暖让他退缩了一下。
也许是那血脉的涌动让他迟疑了一下。
也许是那唇间没有出口的言语让他刺痛了一下。
总之,他放开了手。转身跑到了祖父的身边。
那一次分别。是很多年。

他知道那个人和他血脉相通。他知道这个世界只剩下彼此。整个世界只有他和他。于是他们没有更多的人可以伤害和爱。所有的和所有的。他只给他,他只能接受他。
那是印在血管之中的契约和誓言。

他曾经离开他。但只是如同在城市的上空划了一个圆圈,最终回到原地。
那是一个夜晚。他站在铁门外望向漆的窗口,愣了很久。
直到那双手从背后环住他。
鼻子抵在他的肩膀上,温热的呼吸穿过了薄薄的衬衣。柔软的头发搔过了他的耳垂。
他低头,抓住了那双手。

那些记忆。蓦然烟华。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京浮]流转三千世,欠君一人 «  | BLOG TOP |  » [京浮]花骨鱼纹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