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清浮]若只如初见

她想过用很多方法来面对那个男人。
比如,一语不发,一言不出。
比如,笑得比谁都开心,嚷得比谁都大声。
比如,干脆这辈子就别见他了。
这个题目不是由一个很好的命题人来出的,所以选择时她费尽了脑筋。终于在中间划了个圈。
白纸朱笔。然后她哭了。

她姐姐说,上一次看见她哭,是她小时候从柿子树上摔下来的时候。
头上肿了个大包,又不敢回家,于是坐在某个番队的台阶上,哭得很大声。
急急忙忙的寻过来,正看见她扯着个男人的头发,死活不肯放手。
好说歹说把她抱回来了,她还在那男人的手臂上抓下了两条朱红的印子。
说到这里,姐姐捂嘴笑了。她尴尬得合不拢嘴。
我,我怎么不记得了?
两百年的事情了,你又那么小。
她就拼命的去想两百年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却始终想不起。
却一下子就想到了进真央的第一天,就和一个观礼的死神在广场大骂出口。
真够丢人的,虽然那个死神是小椿。
她叹了口气,收起姐姐准备好的药。
呐,我走了。
浮竹队长的身体还是那样么?姐姐送她到门口,小声问了句。
还算好,春天到了就精神好多了。她点了点头,从四番队的长廊上跳下去。
喂喂,清音,你别踩到卯之花队长种的药材!
知道啦!她扭回头大声的回答,然后脚下不留神,踩倒一朵菊花。
吐了吐舌头,在姐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瞬步逃离。

那个朱笔在白纸上划出的圆。
沁了泪,化了色。
模模糊糊的淡开。化做一团浅色的污迹。
但随着时间渐渐上了霉,陈沉入心。
如同被泼翻的药渣。

她记得那个人站到他们中间敲了一下他们两人的头,长长叹了口气。
然后露出了一个长长的笑容。
她不满的抱着后脑勺抬起头去看那张脸。
却被绚白刺伤了眼。然后听见一个很
啊,你是虎家的……
诶?

诶?队长你药没有喝完!她端起药碗看了一眼,然后大声叫起来。
嘘。那个人用手指靠在唇边,对她眨了眨眼。别告诉海燕。
她皱起眉,但还是没能压低声音。队长,难道只有海燕副队长才关心你吗!
我不是那意思……捂起耳朵,浮竹向后退了退身子,只是他比较罗嗦啊。
难道我就不罗嗦吗!
清音……你想我说你罗嗦吗?那笑容展开来,让她红了红脸。
因为我最尊敬队长啊!所以队长说什么都可以!
好的好的,那个人伸出手来,揉了揉她的短发,恩这次药太苦了,下次我一定喝完。
约好了?
那个人点点头。
那这次我就帮你瞒起来吧。她高兴的转过身,跑出门。

那始终是一个约定。只有她和他知道的。关于他和她的。
虽然含义简单于她却是咒缚。
她飞快的跑过十三番长长的走廊,然后步子慢慢的慢了。
最后停下来时。笑容僵在嘴边太久。
苦得如同剩在碗里的冷药。
她偷偷尝了一口。
然后干脆的喝完了。

干嘛。虎勇音看着妹妹闪动的眼珠,然后一阵胆寒。
我说,你们四番队应该什么都有吧?
喂喂,我们这里是四番队不是十二番队,虽然听起来有些像……
但不等她说完,妹妹的脸已经逼近了她眼前。
那个,浮竹队长的药里能不能加糖啊。
不行。她皱起眉头。千万别在卯之花队长配的药里加什么其他的东西,否则后果我不帮你设想。
那,要怎么才能喝起来不苦?
恩……我想想,可能只有和什么水果配在一起吃……
拿来。
啥?
那什么水果。

她从背后掏出一把小刀时,浮竹愣了一愣。
我说清音,你不用这么逼我我也是会喝完的……
然后她从另一边拿出一个苹果。
然后浮竹又是一愣。
队长,你心里不会是想着什么苹果顶在头上然后用飞刀扔之类的游戏吧。她瞪大眼睛。
怎,怎么可能。那个人打了个哈哈,然后移开了视线。
很可疑噢。她自顾自的削起苹果,薄薄的皮在面前盘成一个螺旋。
我姐姐说吃边吃苹果边喝药就没那么苦。
是吗?浮竹端着药碗出了会神,然后回转头来。但谢谢的谢还没说出口,小刀已经叉着一块苹果送到嘴边了。
啊。清音做了个口型。
啊……浮竹愣了愣,张开了嘴。
怎么样?她凑过脸去,紧张的看着他慢慢喝下一口药。
唔,唔,是没那么苦了。那个人笑着转过头来看着她。谢谢,清音。
她刚嘿嘿的笑了两声,门外就有两个人闯了进来。
队长!海燕和小椿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大。我们听说你叫清音去偷了四番队的苹果!
咳咳,谁,谁说的。
露亚!
……喂喂。

她做过很多奇怪的梦。关于那个人。
她并非一个喜欢回忆过去的人。
现在却无数次的想到她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个时候天气是暖洋洋的。
天空是蔚蓝的。云是白的。
那时候她比谁都开心。
那个时候的她同样没有足够宽阔的肩膀,没有足够的坚强。
但却也不曾为此而不甘心。
一场独幕剧。
总是开头最引人。
结局最煽情。

她听见那被压抑住的轻微的咳嗽声,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呼吸。
迟疑着掀开帘子,她跪坐到床前。
拿着毛巾的手有些颤抖。
队长。她出口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清。
她看着那苍白得透明的皮肤,一直紧皱的眉头。擦拭过额头时候就能感觉到的抽搐。
队长,你其实,是不想喝那些药的吧。
你其实,不想再这么痛苦下去了吧。
笨蛋。那个人却转过了脸来,伸出手擦过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时候流出的泪。
她抓住了那只手,当作手帕般赌气的擦起那些止不住滚落的液体。
队长,你别死啊。
我哪有那么容易死啊。
别死啊。
好啦好啦。好不容易笑了笑,又被一阵猛烈的咳嗽给打断了。
她紧给他捻好被子。却突然发现了那身体的冰冷。
队长,很冷吗?她皱起眉头问。
没有回答。
她伸出手抚过那脸颊。感觉到那呼吸似乎要安稳了一点。
药有效了吗。她舒了口气,但触到那还冰冷的额头,又皱起了眉头。
咬了咬牙,她干脆的钻进了被窝里。
那个身体如同冬雪一样冰冷。
她想起一个老掉牙的传说。
兔子为了报答猎人而跳进火里的故事。

呐,队长,我最尊敬队长了。
我最喜欢队长了。
我出生到现在那么多年,就是为了变成一个现在这样爱十四郎的我的。
这种话,始终也只能说出第一句吧。
但如果我也就只想说第一句就好了。

清音。那个人在她身后唤她。
队长啊,怎么啦?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我到姐姐那里去了,新拿了苹果来,你看。
她从背后拿出一袋苹果来。
新鲜的哦。
是,是吗,可是……
对了队长,你是不是见过小时候的我啊?
见过呀。浮竹在腰侧比了一个高度。大概这么高吧,坐在十三番门口哭,我出来安慰,还被咬了两口。
诶?不是抓伤了手臂吗?
你记得啊?
嘿嘿。
她把苹果袋子放到浮竹手上,然后挥了挥手。
队长我再请半天假和露亚去流魂街啊。

尸魂界那时候的天空没有起风。
依然有沙吹进了她的眼睛。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蓝银]四月后物语 «  | BLOG TOP |  » [京浮]青空撕裂,依然春暖花开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