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蓝银]四月物语

四月,樱花依然开得很盛。
诊所下面的那条小路染成了淡粉色。市丸银从窗户伸出头去看出时,还微微闻到了点香味。
狠狠吸了口气。
啊……不过是楼下摆了个章鱼烧的小摊。
撑了下巴,他望见一辆色的车从淡粉色的小路上驶过来。
哦呀,真像是八点挡连续剧的开头。

十分钟后。
护士带着一个身穿深色西服的男人走进来。
那个男人向他欠了欠身,然后伸出手。
我是蓝染惣右介。
我是市丸银。他握手回礼,然后又微微闻到了那点香味。啊呀。
这个吗,是刚刚在楼下买的章鱼烧,男人抬起另一只手上提着的袋子。
市丸医生喜欢么?
完全,不喜欢。
真可惜。男人叹了口气,是我顺手买给医生做见面礼呢。
……太小气了吧。
是吗?可是我路过那里时就觉得很香,心想诊所在三楼,说不定也能闻到这个味道会想吃呢。
蓝染先生呀。
恩?
你真的需要心理辅导吗?
市丸医生。
恩?
你真的是心理医生吗?

他翻起自己胸前的牌子看了看,然后耸了耸肩。
真糟糕啊……蓝染先生,好象就是的呢。
是吗?但是市丸医生的样子让人相当没有安全感呢。男人摸了摸下巴,颇有兴致的打量着他身着的便服。
恩,这个吗?他望了望自己的打扮,我说蓝染先生,你难道喜欢白大褂的吗,一般来说,不是这样才会让付钱的客人没有压迫感吗?
客人两个字的音很重,于是蓝染笑了。我有做出顾客是上帝的样子来吗?
看来是有的啊,蓝染先生是第一个进了我的诊疗室就对我的打扮评头论足的人呢。
不是第一个带章鱼烧当礼物的吗?
啊啦,这是我这个星期收到的第五盒章鱼烧了。
可是我刚才问过摊主,那个摊子不是昨天刚摆出来的吗?
我今天一上午就收了四盒,下午你这是第一盒。他转过身去拿病例板,晃着手里的钢笔杆说。
其实我刚在说慌,这个摊子是今天下午刚摆出来的。男人走到躺椅旁,抬了抬眼镜。
他走到那个人面前凑近那张脸,歪着头看着那镜片后的深棕色眼睛。
蓝染先生。
恩?
你确实该接受心理辅导。他露出笑容。一个星期两次,四月份一共十六次,有没有问题?
然后呢?男人侧了侧身子,不动声色的将显露在他目光中的脸变做四分之三。如果我的心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呢?
那我也不会退钱的,蓝染先生。他朝另一边移了移步子,依然正面直视那眼睛。不过你可以选择继续接受辅导。
市丸医生,你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但不是个好医生。
谢谢夸奖。

四月的阳光有些凉凉的颜色,但依然很暖人。

他把一本书盖在脸上来遮挡窗外射进来的阳光。
稍嫌粗糙的纸张磨挲着脸,有些微微的暖和感,书香也压住了空气中水果清新剂的味道。
他深深呼吸后,就很容易的就在躺椅上沉沉入睡。
然后很容易就在敲门声里醒了过来。
他在书的覆盖下微微睁开了眼睛。很近距离的看到那些墨的字,在瞳孔里变成团团大的污迹。
开门声,脚步声。
那个人走到了他身边,却没有再出声。
他也不着声。
但那样的安静让他差点又闭上眼睛睡过去。
忍住了第十个哈欠后,他开始思索着是不是要这样耗下去。
市丸医生。那个人不温不火的开口了。你是不是快要忍不住第十一个哈欠了?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着本书就想打哈欠。他把盖在自己脸上的书掀起来,然后在那个男人面前晃了晃。
封面上白底字。蓝染惣右介。
而那个名字指代的人正在他面前微微笑着。真是抱歉。
蓝染先生,你真不像是个作家的样子。他眯起眼。今天没有带章鱼烧?
市丸医生,你还睡在给的客人准备的椅子上,似乎更不像是个医生哦。
客人两个字音很重,于是他笑起来,把嘴角扬成和眼角一样的角度。
那么是不是应该问要喝什么吗?
咖啡吧,谢谢,对了,不要糖。
两人对视了一下。
市丸就像没有听见那句话一样重新把书拿在了手里。
蓝染先生,我们上次谈到了通过你的小说来审视你的心理状况对吧。
然后医生怎么觉得呢?男人笑得更愉快了。
恩,你这个人自私自利,野心太重,眼光太高,操控欲太强,独占欲也不弱,而且自以为是,毫不谦虚。
啊,谢谢夸奖,不过……市丸医生是怎样从一本爱情轻喜剧小说里看出这些来的?

四月的一场雨,开头得很突然,却结束得很缠绵。

他从书店的这一头走过去。望着落地窗外似乎不准备停下来的阴雨,只好再一次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不知名的书翻看起来。
那个故事相当煽情。关于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纠葛多少年最后还是没能在一起。
于是他忍不住轻笑出声。却听见手指扣击玻璃的声音。
他抬起头,透过挂了水帘的模糊窗户,看见一个算不上熟悉但又偏偏觉得很眼熟的身影。
啊啦,蓝染先生。他开口唤道,但想到窗外的人听不见,于是又笑了笑。
那个人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出去。
他犹豫了片刻,但还是点了点头。
拿着那本书走到收银台前付了帐,他看见那个男人站在出口处。
西服上蒙了些水气,头发也有点湿润。看见他后微微笑了笑。
他眯了眯眼睛,慢腾腾的走过去,看见那个人手上还拿着一把伞。
怎么拿了伞都会淋湿的?
因为是刚买的。
怎么没开车。
因为是出来散步的。
他就没再说话了。那个人也一样。
两个人撑着一把伞走在一条长得好像没有尽头的街道上。
路有些滑,有些地方积了水。
不知道为什么行人有些少。车也不见什么。
他有些百无聊赖的将手揣进裤兜里,抬头望着伞面上滚动着的水珠。
然后视线顺着它们从伞沿上滑落下来。
没人说去哪,于是他们一起吃了一顿饭,喝了一下午的茶。
中华料理。和不知道什么茶。
他一直有些心不在焉。而那个男人除了吃这个怎么样,喝什么之类就没在说过别的话。
后来雨终于停了。
他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在十字路口分手时,那个男人把手里的伞递给他。
干嘛?他歪着头笑了,手还是揣在兜里。
本来就是因为看见你站在书店里出不来才买的。男人微微的向前靠了靠,把他的手从口袋里拉出来,然后把伞柄握在他手心里。我平时从来不打伞的。
这个……算是献殷勤吗?他拿着凭空伞划了个圈,未干的水渍甩出来,有些粘到了脸上冰凉冰凉。
他笑得更开心。
但那个人似乎叹了口气,那是因为我看出你这身衣服很贵而且是新买的所以不想淋湿。
是吗?他眨了眨眼,然后狠狠一脚踩进一旁的一个水洼里。大片的雨水溅起,湿了他半身。
现在呢?
现在?现在当然是找地方洗澡换衣服。男人取下眼睛擦了擦,又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们互相道了再见,准备各自回了家。
他却想了什么,转回身叫住了那个人。
恩?那个人停下脚步来,他疑惑那个表情看上去有些揶揄。
这个给你。他把那本夹在手臂下的书拿出来,送到那男人睫毛下。
恩……男人接过书,抬了抬眼镜。我好象不认识这个作者。
啊拉,莫非你以为我要拿一本你写的书让你签名?
因为上次那本我忘了签了。男人笑起来,然后把书收下。谢谢。
他耸了耸肩然后转回身,背对着那男人挥了挥手。拜拜。

那场雨在他到家的时候又下了起来。阴霾的天让黄昏失了颜色。
他开了灯,似乎连空气中的水气都看得到。
桌子上散开一些病历卡和书籍。
他随手拿了一本翻开,然后躺回沙发上。
电话铃声大作。是诊所里的助手。
怎么啦。他懒洋洋的借起电话,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刚才蓝染先生来电话,说他这两个星期临时有事,要取消这几次预约。
然后呢?他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他说他在最后一次预约的时间再来。
恩,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把书甩回到桌子上。
嘴里忍不住嘟噜了句什么,但他自己都没有听清。

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樱花已经落得零散了。
太阳也有些刺眼了起来。
所以那个人再次走进来的时候,他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男人笑起来,怎么了。
他也回敬的笑了,然后拿起笔在纸上划了两下。蓝染先生,你给了全部的费用但只来了一半时间似乎不太划算呀。
恩,没关系,因为辅导的效果很好。男人习惯性的抬了抬眼镜。
是吗?他站起身,走到蓝染面前,凑近那张脸。我说,你真是恶趣味呀。
彼此彼此。
恶趣味的自由作家和恶毒的心理医生。他叹了口气,好题材呀,小说准备取什么名字。
四月物语。那男人很老实的回答。
我说,这太烂熟了吧。
还好,因为你上次给我那本书的书名是十二月物语。
他愣了愣,心想自己为什么一定印象都没有。
恩,我是骗你的。
那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还得继续接受心理辅导,市丸医生。男人对他伸出手。合作愉快。
啊啦,蓝染先生,你用词不当哦。他笑起来,却没有握手回礼。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写在213后]塔 «  | BLOG TOP |  » [蓝银]四月后物语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