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赤龟]晓夜殛-〈卷三〉

这个故事里有两个主角。
一个叫龟梨和也,一个叫赤西仁。
他们可以是你们知道的那两个人。也可以不是。
而我仅仅以这个故事。
证明一段爱情。
以此为记。

卷一·岩花老

悬崖上的相互依靠的花朵。不老不谢,不离不弃。
直至岩石崩塌时。相随而逝。

那个时候的天很蓝,昼很长。
风铃在梁上打着转,微微有些响声。蚊香的烟飘起来,有些沁入空气后就淡下去的香。
男孩子坐在屋檐下甩着双腿。随着波动的和服下摆掩不住那身体的瘦削。
色的长发紧紧束起在脑后,额发下显出了眉淡目秀的脸。
那个时候龟梨和也十二岁。满心里想的都是晚上的祭典。

那个时候的云很淡,夜很短。
金平糖在袋子里慢慢的融了些,甜得能将所有没出口的话都堵在唇舌间。章鱼烧里加了芥末,微微有点辣。
男孩子穿梭在零乱的人群里,肩膀随着笑声抖成愉快的弧线。
色的头发有点乱了,稍稍的挡住了那清俊的轮廓。
那个时候赤西仁十三岁。满心里想着再存多久可以拥有一个最精细的面具的钱。

一个男孩子穿着整齐站在面具摊前。细致的眉微微皱着,正对着不同的面具犹豫。
另一个男孩子便没来由的有一点生气,于是他在擦肩而过时狠狠的撞向那个男孩的肩膀。
本以为会听到呼痛声或者会看到因委屈而沮丧的脸。没想到手腕却反被狠狠的抓住了。
你应该道歉。那声音虽然细弱但非常坚定。
他皱了皱眉,使劲甩开了手腕上的束缚。望向那个男孩子,普普通通的眉目,清秀而瘦弱。
他顿时觉得有些无趣。
切了一声后。他嘟噜了句不欺负弱者之类的话就要转身离开。
但突然脑后一紧,头发又被扯住了。
你要干嘛!他恼怒起来。
要你道歉。男孩毫不退让。
于是眼睛瞪了眼睛,彼此都有些不服气。
但先出手的却是那个瘦弱的身影。
你……话还没出口,他脸上已经挨了狠狠的一下,并听见自己身体倒在地上时发出一声闷响。
旁边的人皱着眉头散开来。而两个人在一个圆圈里纠缠成一团。
尘土扬起来让他看不清面前的人,眼角火辣辣的在痛,嘴边也浸了血。
但他最终还是胜利的将那个男孩按在了地上,正想着要好好教训他一顿的时候却被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打断了。
和也!那个穿着浮华的女人穿过人群站到他们面前,但表情却有些胆怯,甚至不敢把他从男孩身上推开。
但在他发呆时那个被叫做和也的男孩却狠命的给了他的后腰一手肘,趁他吃痛时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我什么事也没有,母亲。
他看着男孩低声对女人说了这句话后,就打算穿过人群离去。
于是他愤愤的跳起来,你,那个叫和也的!
男孩站住了,回转脸来,带着一种古怪的神情。
请不要叫得那么亲热。
我,我是赤西仁。他愣了愣,火气便突然消了一半,于是只能接上这样一句话。
那么赤西君,下次再见吧。
龟梨和也对他弯了一下腰,跟上了那个快步离开的女人。

一朵烟花在天边盛开来。天地都亮了一下。
他惊喜的抬起头,然后犹豫了一下,看向那个离去的方向。
却看见那个男孩子站在人群之中,悄然的抬起了头。
那个背影变成了淡蓝的一瞥。直到很多年很多年后。
依然是心上抹不去的凹影。

踏过有些青苔的石子路,龟梨和也跟在母亲身后走进了庭院。
月光撒在他眼前,女人紫色的和服变得有些刺眼。
他看到那白皙的露出的脖颈,扭过了头。
为什么跟人打架。那声音很温和,眼神却很冷淡。
不为什么。他把木屐脱下来摆好,走进屋内。
你应该注意自己的身份。女人跟上来,拉住了他的肩膀。但那里刚好有伤,于是他疼得咧了一下嘴。
你是武士的儿子。那眼睛瞪着他的脸,在暗里有些阴森森的。你的父亲大人随时会来接你回本家去。
他动了动嘴唇想反驳,但终究还只说。我知道了,母亲……大人。
那语调有些嘲讽的气息。但女人依然露出了高兴的神色,转身放过了他。
轻轻的脚步压过木版,在走廊上传出吱噶的声音。
他抬起头,看着结上了蜘蛛网的天花板。有些灰掉落了下来,刺得他闭上了眼睛。
身上受伤的地方都还很痛。特别是肩膀,他想着可能是扭伤了。
靠着墙壁坐下来,他把头埋在双腿间。眼睛有些湿润了。
可恶,不要哭啊。叮嘱着自己,他深深吸了口气。
那个男孩子似乎闪着光的眼睛出现在脑海里。他忽然的有点嫉妒。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男孩子看上去可以那么直接。
赤西仁。他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很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忘记。

悄悄的越过栅栏。夏夜的寒露浸湿了他的衣袖。赤西仁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踮起脚溜进屋子里。很多人已经睡了,他拉开纸门的声音在空气中明亮的响了一下。
仁。角落里人唤他。
嘘。他把手指贴在嘴唇上,轻声跨过另几个人熟睡的身体,来到角落属于自己的棉被前。
师傅有没有问我去哪里了?
没有,不过我想他应该知道得很清楚。角落的人压低声音回答了,但又失声叫起来,等等,仁你身上这些伤是怎么回事?
摔的。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迅速的缩进了被窝里。
耳边的人絮絮叨叨还在说什么,但他全然没有听见。
在进入梦乡前的一秒。他默念了两遍那个名字,和也,和也。

他们只是没想到彼此这么快又能碰到面。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站在路中央。
一个腰里插着把木刀,手里拿着酱油瓶。
另一个还是穿着整齐,无所事事。
他想着也许应该再冲上去打一架,面子上才能过得去。
但那个男孩子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像上次那样率先冲过来。只是转回身,向反方向走了去。
等等。他皱起眉头,上前一步拉住了那瘦削的肩膀,却感觉到那身体很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放手。那声音应该算是恼怒。
你想逃跑吗?他脱口而出,因为找不到其他话来挽留。
谁说的!男孩子的声音变大了。
等等,这里不方便,我们去我的秘密基地决胜负。
那是什么地方?清秀的脸写满了狐疑。
跟我来就知道。他眨了眨睫毛。

神社而已嘛。龟梨和也不满靠在钱箱旁,嘟噜了一句。
他拉了拉铃铛,叮当声有些刺耳。
沉默了片刻他还是突然的伸手拉开了那微敞的衣领,看到那肩膀上红肿的一片。
你干嘛!男孩捂住衣服,跳开一边。
你伤得很重啊,但他想自己的表情看上去一点内疚都没有,我打的?
男孩没说话,只是指了指他的脸。于是他想起自己的样子不会好到哪里去。
我都没有打你的脸。他抱怨了句。
男孩终于忍不住笑了。薄薄的嘴唇向两边扬起来,划出一道柔软的弧线。
和解吗?翻了翻白眼,赤西仁甩着手上的酱油瓶,抛起来,又接住。
你叫什么名字。
喂喂,我昨天不是刚说过吗?
我忘了。
真受不了你,听好了,赤西仁,来,跟着我念一次,和也。
别叫得那么亲热。
那么你姓什么?
……叫我龟好了。
不会吧,乌龟?你是说乌龟的龟?
那么你不要再叫我好了。男孩皱起眉头,笑容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净了。
不不……你怎么这么容易生气。他想拍拍对方的肩膀,却突然想起了那伤,于是手在空中胡乱挥舞了一下。那……小龟?诶?这个称呼不错啊,小龟。
你……你是笨蛋吗?
我才不是……啊,不好了我忘了买酱油师傅会杀了我的那么就这样吧下次我们这个地方再见!
酱油瓶第二十五次他甩上空中又接住后,他终于记起了出门的目的。猛的颤抖了一下,于是只好一口气道别转身向神社外跑去。
等龟梨和也回过神来时人已经消失得没了影。

那个时候的夕阳红得仿佛透明。瘦小的男孩在台阶上坐下来,手抚上肩膀。
回家。该回家了。
虽然嘴里这样念叨着但是身体却不想动。
这个伤其实不是赤西仁留下的。他突然想,那个笨蛋不会因为这样内疚吧。
母亲大人。他重复了一下这个称呼,突然的又笑了。
好了好了,回家。站起来用没受伤的手伸了一个懒腰,望着建筑物下那些浅浅淡淡的影子。
否则又要受伤了。

两个人。可以面对面。也可以背靠背。
但如悬崖上的花。虽不落深渊,却也不得救赎。
只是互相依靠。
只是互相纠缠了根茎。
只是定下了羁绊。
只是在前一世约好了时间。
这一世一起开放。

卷二·伤风起

他想从风里嗅出一点什么来。
但却依然只有悲伤的味道。
那卷起的雪花遍天遍地。
迷了视线,迷了眼。

那个时候的冬天,月白如斯,寒风刺骨如针。
那个时候赤西仁十五岁。

正月。
火锅热腾腾的冒着蒸汽,喝醉了的人七倒八歪。纸门紧紧的拉着,从缝隙袭入的风抚过纸灯笼,火苗跳动了一下。
人影在墙上拉出了长长痕迹。
赤西仁踩过两具烂醉的尸体,从三个挥舞的酒瓶下穿过,爬到门口的时候还是被叫住了。
仁,你去哪?
去神社参拜啦。他不耐烦的回答到,然后拉开了门。
冷风夹着雪花灌进来,所有人都缩了缩脖子。
那记得帮我们都求个平安签啊。在背后关上门时他听见有人打着酒嗝说道。
是,是。他小声的嘟噜着。
然后拉紧衣服跑出了门。

地上还没积上雪,只是有层薄薄的冰渣滑着脚。
风刮过脸颊,有些辣辣的痛。他咧了咧嘴,靠在篱墙边跺着脚。
一个滚烫的东西递进了他怀里。
他抬起头,看见那张笑得暖和的脸。
手里也拿着一个烤红薯。
你母亲睡了?他把红薯分做两半,热腾腾的蒸汽冒起来,两人的视线都湿润了。
龟梨点点头。
没发现你出门吧?他有些担心。
笨蛋。男孩撇了撇嘴,敲了他的头一下,然后笑了。
现在已经很挤了吧,神社。他摸着头,走在前面。
恩,但我们要去的那里那么破烂,应该不会吧。
听见你这话那老头子会哭的。
两个人都笑起来,声音撒了一路。卷在雪里然后散了。

铃铛摇响和钱币落箱的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摇摇晃晃的震着他的耳垂。
生意比他们想象的好多了,两个人对望了一眼。
好容易挤出人群,彼此脸上都有了点汗珠。
好暖和吗?龟梨取笑他涨红了的脸。
他翻了翻白眼没回答。
仁。男孩又开口了。
什么?
你许了什么愿?
你呢?他的脸又红了点,心想或许是因为风太大。
我……龟梨愣了半晌,又顿了嘴。为什么要我说?
那你为什么问我?他不服气。
于是两人都沉默了一会。
但人群挤过来,两个人被挤做了两边。
他突然的有些害怕的感觉,急忙的从人群的缝隙里拉住了那冰冷的手。
手心很柔软的贴在一起。他心里突然跳了一下。
偷偷看过去,那张脸在望着天,但苍白的皮肤也有了些血色。
在寒冬里变得滚烫的手指勾得更紧了些。

仁。他听见身边的人低声说。我的愿望是父亲永远不要把我接回去。
难道你想永远留在你母亲身边吗。他皱起眉头,狠狠捏紧了那柔软的指尖。
我不想。那声音更轻了。
他却无法回答,只能咬紧了嘴唇。
仁。
怎么?
如果我不在了……
我不想听。他有些生气的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又有些抱歉的感觉。
男孩没再讲话。
啊!对了,我有没有告诉你,师傅说可以让我做师傅代了!他突然的想起来。
龟梨抬起眼,终于从唇边露出笑意来。
恭喜啊。
虽然只是个破道场。他抓了抓头发,露出无奈的表情。
身边的人噗嗤笑出了声。
于是他也笑了。

小龟。
干嘛?
我想去江户。他放了那手,停住了脚步。
雪有些积了起来,在夜里明晃晃的白。
一个人站在巷口,有些光照在他脸上,打下些阴影。
一个人站在他身后,低了头,身子整个的隐在暗里。
你要一起去吗。
身后的人猛的抬起了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他没有避开自己的目光。
看着面前那张脸,看着那纤薄的唇,那瘦削的脸颊,那清晰的眸子。
有点陌生的不安感漾开来,面前的人似乎已经不再是两年前在祭典上和他打架的那个男孩子了。
我不能去,你知道的,仁。
但那表情一如当初的决断。从那柔弱的轮廓里沁出来。
你要勉强自己到什么时候。他抓住了那肩膀,声音很高,但心上却有个地方缩了起来。
我没有勉强自己。龟梨拨开了他的手。别把我想得那么可怜。
我没有!他拉住了那手腕。你明明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那你又知道我什么!手被狠狠甩开来。
他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人眼睛湿润了。但依然毫不示弱的望着他。
随便你吧。他转过了身去,有些恼怒的说了句。

直到身后的人转身跑开了,才又发觉了寒冷。
鼻子有些发酸,于是他伸手去揉了揉。
但身子立在雪地里,一步也迈不开。
他看着那漆漆的里巷,想起他们初次见面时,天上绽放开一朵烟火,于是他看清了那个背影。
而现在,什么也看不到。

龟梨和也跑过巷子,在转角口停了下来。
干燥的空气有些让人窒息。他大大的喘了口气,却有液体划过了脸。
冰冰凉凉。是雪花在他的眼角融去了。
深呼吸后,他站直了身体。
回家吧。

翻过围墙,他轻轻落在院子里。然后庆幸积雪吸去了脚步声。
悄悄踩过走廊,他拉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一片暗中却有个白影异常的显眼。
他怔住了。
母亲。他低声唤道。
女人转回了头来,苍白的脸上有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我……他刚想辩解,手臂已经被抓了。
和也!你去哪了!没出什么事吧?尖锐的声音在寂静中刺着他的耳朵。
我没事,母亲,我不过是……他皱起眉头,手臂被掐得很疼。
重重的一个耳光。
他只觉得一阵耳鸣后,脸颊才开始隐隐有些痛。
你是想去找你的父亲!然后把我扔在这里不管了是吧!
我没有。他低声的分辨。
滚出去!滚出去!既然你要走就别回来!
女人狠狠的把他推出了房间,然后在里面拉上了门。
他没有敲门,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拉紧了衣服,在走廊上坐下来。
木质地板有着彻心彻肺的寒冷,让他缩起了身子。

微弱的光在他面前印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他突然恶意的猜想着,如果自己就这样冷死了。
那个刚刚和自己吵了一架的笨蛋一定会内疚到死吧。永远都无法原谅他自己吧。
而自己,一定也无法原谅自己。
连他今天许的什么愿都还不知道呢。

醒来时是在自己的被子里。
他想撑起身子,却发现一动也不能动。手脚发软,而且冰凉得几乎没有知觉。
我死了?他先是这样想,然后发现头脑也不太清醒。
天花板有些模糊。有个人影端坐在一旁。
他动了动嘴唇,想叫一个名字。
但有冰凉的手抚上他的脸,纤细光滑的手指。
对不起,对不起,和也。
母亲。他听见自己沙哑着的声音。没关系,我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你们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而你们知道我什么呢。

那场病一直延续到冬天结束。
他一直躺在被褥里,不愿意起床。
直到八重樱开了花。青草的香味从窗户间溢进来。
他突然有了恍若隔世的感觉。
披了羽织,他觉得站起来时腿有些发软。
拉开门时,只觉得漫天漫地的温暖。
然后他看见一个人翻过围墙跳了进来。
眼睛对了眼睛。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看见对方比一根手指在唇间。
也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他只看见他也许是瘦了,头发也似乎变长了,而且正在对自己招手。
他穿上木屐,走下院子里。
我不是每天都来的。赤西仁的声音里五分抱怨五分开心。
但就像动到了他身体里的某个开关般。
眼泪就那样泼出来,湿了一脸。

和也!母亲的声音从他的房间里传出来。
他紧胡乱的抹了一下脸。明天这个时候,老地方见。
急急的交代了。却被一双手伸过来使劲揉了揉头发。
去吧。那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他慌忙的垂下眼,转身向房间走去。

刚踏上走廊,他就看见母亲正朝着自己走来。
我没事,母亲。他掩饰不住的从嘴角堆起笑意。只是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女人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来,拉起他的手。
你,你可以起来了吗,没有不舒服了吗?
没有了,母亲,一点也没有了。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生日前也好不起来怎么办呢。女人大大的舒了口气。
生日……怎么?他心里震了震。
女人的神情变了变,有些冷色调的光从瞳孔里漫出来。
你父亲已经决定了,在你十四岁生日那天,把你接回本家。

两个人。总在其中一个转身时才觉得到心上的空洞。
如同带着镰鼬的风。
留下不沁血的伤。
却残余忍受不了的痛。


卷三.皓月浮

他伸出手,看见月白透过指缝泄下来。
一地碎光,一地凄凉。
久蛰的茫茫破了壳。
却终究只露了初现。
不露末节分毫。

那个时候本该春暖花开。
龟梨和也站在神龛前,愣了许久,最后突然满怀了愤恨般的,狠狠一脚踢在钱箱上。
一声闷响,惊起了屋檐上一片的暗灰色。
他抬起头,灰尘就落入了眼睛。
视线稍微的模糊了,那个人从神社大门跑进来时,也只在他的瞳孔里落了一个浅色的光斑。
抱歉啊,被师傅拉着教训几个新入门的小子。那声音里还带着点喘气。
见他不回答,手就抚上了他的头发。
怎么啦?小龟?
不,什么也没有。他下定决心的笑出来,却比任何时候都开朗。
呐,仁,我生日要到了,你送我什么礼物?
礼物……男孩挠了挠头,迟疑的说道,龟你……缺什么东西吗?
他却似乎被问住了。他有足够多的衣服,有足够多的零用钱,有温暖的被子,有丰盛的食物。
他抬起头望着那张脸,张了张口,什么也说不出。
面对的人急忙的改了口。
不,不对,我的意思是,龟你想要什么。
笨蛋,那种事情不是该你自己去想吗。他笑了笑,用手肘撞了一下对方。
啊,对的呢。赤西仁也笑起来,又犹豫了片刻。
对他伸出了手,龟,我带你去个地方。
他呆了呆,心想自己也许又脸红了,于是低了头,但依然握住了那手。
再点了点头。

掌心靠了掌心,手指缠了手指。
在夕阳下拉出影子。
一晃,一晃。

那天的黄昏后。他看见了一大片的花。
甘草和黄雏菊。淡下去闻不到的香。
他看见那个背影回转身来,嘴唇笑作好看的弧线。
他一时间视线有些模糊。拉住了那袖子。
眼泪便止不住的掉下来。
他从来不想在他面前哭。他从来不想露出软弱的样子。
袖子的粗糙质地摩挲着他的指尖。
怎么了,怎么了,龟?那声音似乎很着急。
他拼命的摇了摇头。然后咬紧了嘴唇。
流泪已经是极限,他不能再哭出声音。
而突然手腕被轻轻拉了一下,他整个人都跌进了一个温暖的地方。
眼角的泪迹浸进了布料,有些干燥的触感。
他听见微微的震动,闻到了青草的香味。安静的漾出来的是如同沼泽一样深厚的暖意。
龟,还有我在呢。那呼吸贴在他的头发上,搔着他的发梢。
他点了点头。
仁。
怎么?
你还是要去江户吗?他抬起头,望向那个人。
怎么?那张脸露出了些欣喜的神色,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了吗?
那个……他咬了咬牙齿。我母亲有些不开心我天天往外跑了,所以我生日前这段时间,我可能都不能来见你了。
赤西仁皱起了眉毛。刚准备开口,又被眼前的人打断了。
但是,我生日那天晚上,在老地方等我,我和你去江户。
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忍不住捏紧了龟梨的肩膀。真的?小龟?你没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来着。面前的人苦笑着叫起来,好疼啊,笨蛋。
啊,对不起,他急忙的缩回手,但似乎有些不甘心般,干脆的将面前的人又拥进了怀里。
呐,其实我师傅在江户也有熟悉的道场,他说可以介绍我去那里。
笨蛋。
而且小龟你也可以练练剑道嘛,打架都那么厉害的。
笨蛋。
我听说江户的章鱼烧特别好吃呢。
笨蛋。
我要说什么你才不会骂我笨蛋啊。
笨蛋笨蛋笨蛋。
好吧好吧,我服了你了,随你吧。
呐,笨蛋。
你还真叫上瘾了啊,算了,说吧什么事。
我的名字是龟梨和也。
他愣了片刻,然后笑着揉了揉对方的头发。你终于告诉我你姓什么了啊,我还一直以为你跟你母亲一样姓真田呢……毕竟门牌上是那么写的嘛。
不过你还是得叫我龟。男孩的眼睛映着天边的火烧云,闪闪的折出光。
恩,小龟,我记得,龟,恩,乌龟。他一本正经的念道。
两个人一起笑起来。

站在十字路口,他看着走向另一条路的男孩子停住了脚步转回身来。
你先走。男孩的声音很坚定。
为什么?他茫然的看着在下去的背景色里有些不清楚的轮廓。
你先走。龟梨重新说了一句。
好吧,好吧。他无可奈何的挥了挥手。再见,龟。
再见。男孩呢喃了句,然后又开心的笑了。再见,仁。

龟梨和也望着那消失在巷口的背影,捏紧了自己的衣角。
然后深呼吸。转身走向自己的那一条路。

刚刚踏进玄关,那个女人已经尖声叫着冲了过来。和也!你去哪里了!你的病才刚刚好!
指甲掐进了皮肉,他强忍着痛笑了。我哪里也不会去了,母亲,我哪里也不会去。
女人狐疑的松开了手,冷冷的背过身去。你也最好哪里也不要去了,你父亲的使者今天又已经来过,已经没几天了,你该做好准备。
是,我知道,母亲。

他记起一个很短暂的梦,梦里有关于江户的章鱼烧,破旧的道场,还有那个人。
从梦里挣扎着醒来的时候,汗水湿了衣襟。
脸颊也一阵潮湿。

如月的第二十三天。
龟梨和也任由着母亲将一层又一层的衣服裹上自己的身体,然后带领着自己走到前厅。
一个身着衣的男人已经等在了那里。看见他和母亲,屈了一下身子。
和也少爷,恭子夫人。
母亲也谦恭的对男人屈了一下身子。这孩子就拜托你了,大藏,请将他带回老爷身边吧。
他察觉到男人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古怪神色,但依然答道,是的,夫人。
去吧,和也。女人转过身,对他示意去那个男人的地方。
可是,母亲,难道你不一起去么?他惊慌了,扯住了女人的衣角。我一直以为你……
够了,和也。女人挣脱开他的手,躲闪向一边。我哪有资格去,你是老爷的骨血,我又算什么,你快过去吧。
不。他拉住了女人的手腕,坚定的看向那个衣男人,让母亲和我一起去,否则我也不去那地方。
恭子夫人。男人沉下脸,老爷可不是这么吩咐的。
不,和也!女人连忙推开了拉着自己的男孩,尖声叫起来,别这样,和也,我什么也不要!我就在这个地方老死!我不想去什么地方!大藏,你把他拉走,把他拉走!
男人阴沉着脸看了看两人,低声说,那就对不起了,和也少爷。
龟梨和也只觉得手腕一紧,男人粗重的手掌已经将他从母亲身边拉开来。
放开我!他挣扎起来。
而那男人自顾自的对女人鞠了一躬。
老爷要是看见夫人把少爷养育得这么漂亮,一定会很开心的,那么,我们告辞了。
女人转回了头,眼神有些涣散开来,过了半晌才说出一句话。
和也,好好照顾自己。
他看着母亲的眼神,一瞬间有些恍惚了,仿佛她是准备告诉他什么,但他却不明白。
张了张口,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仁,你这笨蛋,怎么就不知道我是骗你呢。
他摸摸自己的嘴角,却还是笑着的。
他想起了那熟悉的青草的味道。
他想起了神社里粗糙的沙石地。
他想起了后山坡上的野菊田。
他想起了他的生日礼物。
在马车上睡过去的时候,他突然的觉得,仁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应该就是小乌龟之类的吧。

夜露沾湿了衣摆。月光一片一片撒下来。
赤西仁急急的跑过街道,拿着行李和给那个人的生日礼物。
但他只见得一片开阔的沙石地,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还好他比我还慢,要不又要抱怨我迟到了吧。嘴里嘟噜着,他在一根柱子旁边靠下来。
手里的木盒,有一只背带着青绿色绒毛的小乌龟奋力的爬来爬去。
他忍不住笑了。用手指逗弄着起这小动物。
好慢啊,龟。
抬起头,他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月白刺人。

马车经过一个大宅子,在后门停了下来。龟梨被恍惚的拉下车,面对着暗里几个模糊的身影。带他走的男人正卑躬屈膝的向门口一个人说着什么。
他感觉到那个人的目光向他扫过来,从头打量到脚。
然后背后被狠狠一推,他跌到了那个人的手里。
干什么。他有些警觉的恐惧起来。想挣扎开那个人的手,却发觉也是徒劳。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他被拉扯着走进了门,而送他来的男人只站在门外。
我是来见我父亲的。他皱起眉提高了声音,而手心里却捏着冷汗。
父亲?男人嘲讽的眼光划过他的脸颊,你是说龟梨那家伙啊。
什么意思?他刚刚问出这句话,身子已经被扔进了一个房间里,然后纸门在背后被重重拉起了。
房间里有橙色的光亮,却靡靡的不清晰。
他挣扎着站起身,才看清房间里另外一个男人。
恐惧如同爬虫般顺着他的背滑下去。一点一点的激起反感。
来不及出声。男人的一只手已经捏上了他的下巴。另一只手从和服的开口处探了进去。
他瞪大了眼,狠狠的向面前的男人一脚踢过去,却被顺势压到了地上。
一声闷响,他的背脊撞到地上。手被按在一起,脚也被以熟悉的手法压得无法动弹。
深呼吸,在根本没考虑的情况下,他一口咬上那个蹭上自己嘴唇的舌头。
先是隐忍的一声呼痛,然后重重的一耳光甩到了他脸上。
唇角浸出一点血腥。然后脖子被狠狠的掐住了。
眼前有些模糊起来。
他听见自己叫出一个名字。
仁。

两个人,两条不见尽头的小径。
撒着一样的月光。
浮世苍凉。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光刚]一百一十八 «  | BLOG TOP |  » [赤龟]面朝大海的那片荒芜之地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