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光刚]一百一十八

他说,人生是由很多个阶段组成的。而人应该一直向前走。
如果是比做阶梯,请不要向后看。
因为踏过的地方已经是洞。

他喜欢在上楼的时候轻声数着台阶。
看着一级一级的阶梯投射下的阴影。从深到浅,最后消失了。
但每次数到五十后,记忆就会混乱。
站住了脚,深呼吸,眼前有些雪花点浮起来。

他和他在乐屋前的走廊口看到了彼此。
点头,道早安。
然后打开不同的门,进到同一个房间。
一个拿起报纸,另一个对着镜子里整理起头发。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什么时候。
一个人说他不想回忆以前。
另一个人说他忘记了。

两小无猜是个悲伤的词语。人类总是因为各样的原因而遇见,然后不为任何原因就慢慢疏离。
他有时候会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视线的。

他记起自己站在舞台的中央,四周是一片切切私语里的寂静。手中的烟花颜色很绚烂,很耀眼。
如果转开头,就只能看见无数的眼睛。压压的,带着疑惑的,陌生的眼睛。
因为微微的颤抖,火花烫到手指。咬紧了牙齿,从嘴唇间逼出声音来。
好高兴,之类的台词。
硬生生的,让自己扬起嘴角。

后来,他可以站在舞台上唱歌或者跳舞,但是始终不喜欢在舞台上表演。

他问另一个人,第一次站在舞台上,面对那么多并非为自己而来的观众,为什么会不害怕。
因为没带眼镜。
诶?
所以根本就看不清台下啊,就只能看清眼前的烟花和你的脸。
所以后来才把水弄洒了?
啊,被你发现了。
那个人笑起来,微微的皱了眼角。
然后记忆在那个地方,断了线。

活着的时间越长,记忆线就越长。那些不想忘记的,想忘记的,终究会延伸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而最后看见的,都是那些打死的结。不管是想忘记的,还是不想忘记的。死结。

他讨厌虫子。
那个时候每次杂志社要到野外去摄影的时候,他都会想办法把自己包裹得更紧一点。
摄影师说要像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应该的那样,笑得更开心一些,跳得更高一些。
他照做了。
那些嗡嗡作响的飞虫从他耳边呼啸过去,他感觉到有翅膀擦过脸颊。
背脊些许的发凉,耳根也紧紧的绷了起来。

后来他对任何工作都很认真,但只有在面对镜头表演时,动作有些许的僵硬和不自然。

他一直在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凭直觉就能知道镜头在哪个方向。那些藏在玻璃和精密仪器后的眼睛,比人的视线更让他坐立不安。

他说如果把世界上的事情分做两类的话,就是应该做的,和不应该做的。
另一个人说,是不喜欢做的,和喜欢做的吧。
说那句话的时候,那个人正在喝果汁。用吸管在橙色的液体里吹出微小的气泡。
他笑着用台本拍过去。却不小心碰翻了自己面前的可乐。

他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却很容易的接受现实。
一开始他只是不明白,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为何一定要变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模式。
堂本模式已经是很久后的一个名词。

理所当然是一个可怕的词语。
就算自己不愿意。
很多东西依然变成了习惯,根深蒂固。

他记得那个时候他们被称作少年。有着明亮的眼睛,柔软的发。
他们生活在一起,吃着一样的食物,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做着同样的工作。
后来他发现自己看到都会皱眉的甜食另一个人很喜欢吃。
后来他发现在自己睡熟后另一个人才会进进出出的准备洗澡和取隐形眼镜。
后来他们发现彼此没有一点相象的地方。
却已经习惯和另一个人手牵着手。
却已经习惯站在另一个人的身边。

他们是南极和北极,连起线来,却刚好是一个世界。

那个时候他们被称作少年,所以可以肆无忌惮。

而后一个五年。

他从噩梦里惊醒时,天边已经泛起乳白色。
裹着毛毯坐起来,沙发有弹性的摇晃了一下。赤着脚踩上地板,冰凉冰凉。
温暖的生物凑上来,摆动的尾巴划过脚踝。
于是他干脆的坐上了地板,让那湿润的舌头舔上自己的脸颊。
心里却有一个地方又黯淡了起来。
因为太过温暖,所以会害怕。
而害怕的东西,越来越多。
阴沉的天气,密密麻麻的台词,太多的视线,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还有身边的那个人。

他开始不喜欢那个人太过理智的眼神,不喜欢那个人有条理的分析任何事情的始终,不喜欢空气里弥漫开来的冰冷的工作气息。
不喜欢那个人例行公事般的说出,我们。
不喜欢那个人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出,喜欢或者爱。

他讨厌说谎。也讨厌说谎的人。

如果已经把某件事情划分到“不应该做”的一类。
为什么不干脆的结束比较好呢。
但是这句话他没能说出口。

因为他们从不争吵。
因为当他们发现这样的相处方式不正确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互相指责的能力。
所以只有沉默。
长时间的不发一言。

他准备睡觉的时候,发现天空已经泛起乳白色。
从地毯上站起来,关掉电视,取出录像带,整齐的排列好。
眼睛有些许的干涩。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
因为他没有给自己做梦的余力。
总是在最疲倦的时候才会想到睡眠。
这样也好,他想。
至少不会失眠。

闭上眼睛时,他看着映出暗白色的天花板。
空荡荡的房间,整洁而干净的地板和家具,稍微湿润的空气。
仿佛一个人的世界,有这些就足够了。

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
但这样不真实的状态,不真实的对话,不真实的两个人。
正是“不喜欢的”吧。
他想这个问题,他可能永远也不会问。

[因为说不出口的话,就算说出来了也像是说谎。]

他拨弄着吉他的弦,听着一些混乱的音符从手指间跳出来。
顺便带着一点恶意的,加快了节奏。
坐在对面的人却突然打断了他。
刚。
他抬起头。
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们有吵过架吗?
没有。
从大阪到东京时,新干线上。这半句话后,那个人顿住了,没有再说下去。
他愣了愣,没有追问。

因为他真的忘记了,吵架这种事情。
只记得那个时候一起去东京训练时候,在新干线上的两个无聊的人,干着互相拔鼻毛这样无聊的事情。
这样想着,他很容易的笑了出来。

正式节目中的时候,有人问起吵架的事情。
他很快的想到了刚才在乐屋里的对话,疑惑的抬起头,但身边的人已经把话接下去了。
应该就是刚刚知道你血型其实是AB而不是B的时候吧,我们在乐屋狠狠的吵了一架。
是的,还差点打了起来。他调整好表情,做了一个摔角的动作。
然后所有人一起笑起来,包括自己。

不一样。
全部都不一样。

他们的一切都有官方的说法。
包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时对另一个人的印象,第一次讲的话,第一次吵架,第一次喜欢的女孩子,第一次接吻。等等。
其中有真实的,有虚构的。
但是当全部如同数据一样罗列在脑海里,什么时候说出口已经是靠条件反射的时候。
全部都变得像假的了。

[因为怀疑比相信要简单,所以选择怀疑。]

解散的传闻刚刚流传起来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真的。
那么这长久的,束缚着彼此的枷锁,这样就可以解开了。
那么以后。
以后。
以后会如何呢。
继续一个人做自己想做的音乐,在舞台上唱歌。
彻底的,拿回一个人的世界的所有权。
过去的时间,全部忘记就好了。
像堂本光一那个男人说的那样,不要回头看。

他很想笑。
却垂下了眼。咬紧了嘴唇。

根深蒂固的。究竟是什么。习惯,回忆,或者是其他。

他看着那个刚从意大利回来的男人。
难得一见的有些气急败坏的脸。
刚刚想吐槽说这样就完全没有了王子的样子,却只听见了一句话。
不会解散的。

而当他回过神来想反驳什么时,那个人已经转过身去。
他想,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吧,比如,不会解散之类的话。
但是说出口却变成了。这样的话,你也会比较轻松吧。
然后和预想的一样,没有回答。
而对话就该这样结束了。
但这一次,他却忍不住用嘲弄的口气接上了一句。
果然是,从来都不会争吵的两个人呢。
是的。
那个男人回转头来,带着他时常看见的,那种平淡的神情。
不会解散,也不会有争吵。
这是KINKI KIDS的童话吧。他笑了。偶像果然就是贩卖梦想的职业。
那个男人叹了口气。
刚。
什么。
我们现在,已经算是在吵架了吧。
他愣住了。
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我们在新干线上,你趁我睡觉的时候拔我的鼻毛,然后把我痛醒了。
太不浪漫了。
确实是。
一点童话的感觉都没有呢。
恩。

后来他看了那场《remote》的记者招待会。
可是他没有看到最后。

再后来,他生了一场大病。
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就像所有人都看见的那样。

再后来,某次的跨年完结后。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去神社参拜。
他一边数着台阶一边向上走。
长濑被小井撞过来,他一瞬间忘记了自己数到几。
愣了半晌,身边的人叹了口气。
一百一十八。
诶?
干嘛?
你什么时候开始数的?
当时是一开始。
你不是向前看派的嘛。
不向后看当然是因为记得清楚所以才不用啊。那个人露出特有的骄傲的笑脸。
噢噢。他笑起来,继续向前走。
却忘记了继续数下去。

[END]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光刚]笼中径 «  | BLOG TOP |  » [赤龟]晓夜殛-〈卷三〉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