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鈴】僕は僕で、君は君だ

1.

樱井孝宏在收银台后谨慎地盯紧那个在仅剩的两个便当前徘徊不定的的年轻人。在确认了那个人并不是有顺手牵羊的企图后,他叹了一口气后从收银台后绕出来,对那个人说:
左边这种比较好吃一点。
听到他的话后,那个人疑惑的抬起头,盯了他半响后,那看起来原本应该很大的眼睛在稍微有些土气的前发下笑成了一道弧线。
谢谢,他听见那个人说。

虽然很多年后,这声谢谢在很多非工作和工作的场合下听那个人说了很多次。
但樱井孝宏依然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后悔当初的多管闲事。

可是那个便利店后来不是倒闭了么?坐在他对面的人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用筷子拨弄他的便当。
是啊,因为你是唯一的客人。他干脆的放下筷子,看着眼前的人挑走自己便当里最大块的牛肉。
不好吃。抢夺了他食物的人反而皱起了眉头。
所以说,我不是已经把好吃的那份让给你了吗?他是真的很想举双手投降。
可是我不相信你嘛。那个人振振有词地说出不讲道理的话。
……呐,健一,你什么时候能信我一次?
等你不戴这副骗人眼镜的时候。
我没戴眼镜的时候,你也经常这样说,比如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吧,我明明说左边那种比较好吃,你却偏偏挑了右边的!
喂,孝宏。那个人歪了歪头,作出一副很抱歉但是毫无诚意的表情。
什么?
你不知道一个人如果老去翻旧账,是年纪大了的表示吗?还有啊,这些事情你干嘛记得这么清楚?
他突然无言以对。

但其实他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记得这么清楚,比如他们究竟认识了多少年,他就从来没有算清楚过。如果只是从第一次合作算起,那倒是查WIKI就能知道的事情,而偏偏他们第一次见面却是在一家快要倒闭的便利店里。
那时候独自上京寻求生活的文艺青年樱井孝宏还正在为下个月的房租发愁。
就算是每天深夜来买便当的有着治愈笑容的有志青年铃村健一也没办法治愈他的苦闷。
何况这个每天深夜还能陪他聊几句的青年还在一个月后搬家了,而且据说原因是付不出房租。
一个月后那家便利店也倒闭了。
他的下一个工作是杀灭害虫。

几年后,他得知铃村健一很怕虫。
可是当铃村大叫着跳到他身后死命抓着他的衣服指着从窗户飞进的一只飞蛾时,他却一时想不起杀虫的步骤,于是只好用台本啪嗒一声拍过去。
好了,没事了。他挥起已经有了飞蛾状印章的台本,向身后的人示意。
哇!你不要靠近我!
……那是樱井孝宏的人生中因为这个人,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感觉到挫败。
当然第一次还是因为他向这个人推荐左边的便当时,这个人选择了右边的。
2.

铃村健一其实并不怎么记得曾经遇到过的那个便利店小哥。
那个时候他刚刚从养成所毕业,虽然一直有耳闻还是被第一份工作的酬劳给吓到了,正处于疑惑要如何才能交得起下个月房租的苦闷期。
所以虽然那个便利店小哥很好心的推荐他买左边的便当,他还是选了右边的。
我是刚到叛逆期的儿童么?虽然经过了这样的自我吐槽,他还是抱着那份据说不太好吃的便当回了家。
而尝试的结果是,他觉得那个便利店小哥还是很诚实的。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他每天都去那家便利店买便当。
当然导致的结果是,他记得那家便利店便当的味道,却忘记了那个便利店小哥。

记忆中只留下一个高高瘦瘦、色头发、脸色不太好的模糊影像。

所以当他在录音室里看到一个高高瘦瘦、色头发、脸色不太好的青年时,莫名的觉得很亲切。而当他用一直擅长的治愈系笑容对那个人展开很具杀伤力的微笑时,那个人却向他投来了非常古怪的目光。
但是作为一个自来熟,铃村健一并没有因为对方的面目不善而后退半步,而是前进了十步来到那个人面前。
你好,我是铃村健一,今天的录音请多关照。
……啊……我是……樱井孝宏。

后续无。
并不是因为两人无话可说,而是在有志青年铃村健一眼里,那个时候赚房租远远比和一个跟自己一样为房租苦恼的人联络感情来得重要。
所以在工作人员的集合口令下达后,樱井孝宏看见眼前的人立马一个转身,把他已经在嘴边的“便当”二字给堵了回去。

后来,樱井孝宏是他们那拨人里第一个背着贷款也要买房子的人。

诶?你真要买?铃村咽下嘴里的食物,很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
恩。虽然已经染黄了头发,戴起了眼镜,但依然是那么高高瘦瘦的男人点了点头。
为啥?租房子不好么?他皱起眉头看着自己眼前被称为大亲友的人。
不想每个月付房租了。
诶~?我不相信~
喂……健一……
你该不会是想要结婚了吧?
噗——————
他是很想灵敏地闪过对面的人喷出的咖啡,但是对方准确无误的方向感和精准的力度无可避免的让他新买的衣服染出了咖啡色。
喂!孝宏!你这路痴这种时候还是喷得很准的嘛!
可是对方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独自找了纸巾擦拭自己被弄脏的嘴角。
当他想再次发飙的时候,却看见那个人抬起头来,在逆光的阴影和镜片的折射下看不清楚表情。
呐,健一,那个时候要不要和我一起住?
诶?他依然保持着举起拳头的姿势,来不及收回去。
我想了想,要买也不能买太小,至少也是两居室,所以,如果到时候你来住,可以交房租给我,这样我每个月还贷款的压力就没那么大……
你的算盘倒是打得蛮好的嘛。他变拳为掌,拍在那个人的头上。
你愿不愿意?
不愿意。
我想也是。

很多年后,铃村健一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当时应该珍惜这人生中难得的被求婚的经历,因为这样好说话的房东,大概不会再遇到第二次。

3.

樱井孝宏说自己是个说放手就能放手的人,那并不是骗人的。
比如常去的店里新款的衣服卖到断货而自己没能上时,他从来不会横着脸要求店员立马去从别家给他调货过来。

铃村健一说自己是个相当固执的人,那也不是骗人的。
想吃的东西就算要先乘新干线再换乘飞机然后再租车跑上几个小时最后还要步行跋涉,他也相信自己有足够的毅力直到把那东西吃到嘴里。

樱井孝宏要旅行的时候,总是很快的决定好目的地,定好机票和酒店,策划好行程,到了预订的时候,他一定会站在酒店房间的窗户边望向风平浪静适合潜水的大海。
铃村健一要旅行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开着车漫无目的的驶上公路,在他找回自己意识的时候,也许是在宇航博物馆见习,也许是在不认识的城市吃拉面,或许是在沙滩上发着呆望向波浪滔天的海面。

所以按理说,他们应该是相性不合。至少,不适合一起出去旅行。

可是那年夏末,当铃村打来电话提议要去抓住夏天的尾巴的时候,希望夏天快点过去的樱井并没有过多的考虑便答应了。
他想自己大概是被热晕头了。

特别是在他坐进汽车后座后,听见铃村问坐在副驾驶座的正树“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时,一瞬间真的萌发了夺门而逃的冲动。
可是他被热晕的大脑并没有过多的考虑自己为什么对这个人有这么高的容忍度这个问题。所以他只是遵循大脑发出的指使,认命的在空调的吹拂下在后座上进入梦乡。
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铃村正在和正树热烈的讨论动作片。
他第二次醒来的时候,车停在海边,铃村和正树正站在车边连连摇头说这个地方不行。
他从车窗伸出头去询问现在的状况,却被铃村一下又推进了窗内。
算了吧你这个为了还贷款而过劳的家伙就给我好好睡去吧。
怀着你明明知道我累得不行还拉我出来这样的腹诽,他乖乖地呆在了后座上看了一会被波浪拍打着的沙滩,忍不住又伸出头去。
呐,健一,这里不是很适合冲浪么?
谁说我要冲浪的?被问话的人露出疑惑的表情。
诶?那我们来海边是要干什么?
潜水啦!潜水!
哈?可是我都没有带装备……
到时候租一套不就好了够了你给我好好呆着!

他想也许是因为夏末的阳光依然耀眼,所以在那个人说完话回转头去的瞬间,他突然稍微有了眩晕的感觉。当然仔细考虑后,他觉得是因为那时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对方当时的表情,导致了一瞬的大脑回路中断,倒不是因为他的理解能力不高或者形容词汇贫乏,而是因为他突然发现,好多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用一加一等于二的公式去代入运算清楚。


铃村健一说完那句话回转头去后,刚好面对从四十五度角刺穿云层的阳光。所以他忍不住眯起了眼,从睫毛的缝隙里看向海面。正树依然在喋喋不休的推荐下一个应该去的地方,他却似乎有了听不进去的感觉,直到身后的人突然又叫了他的名字。
健一。
干嘛。他重新转过身,虽然很想皱起眉头,却发现没有那么容易办到。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想潜水。说这话的人嘴边露出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过的恶质笑容。
那你想干嘛?放弃了傲娇模式,他干脆地靠到车窗旁。
BBQ不好么?BBQ。
诶?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带……
找个便利店买一套不就好了吗笨蛋。
谁是笨蛋?
我吧。
喂你……

那天的后来,他们开着车在千叶的大街小巷一通乱转,目的是寻找BBQ工具。
樱井孝宏继续在后座上睡得人仰马翻。
所以,那次的BBQ工具寻找之旅非常的漫长,虽然铃村健一认为,那是千叶的便利店看板都设置得非常不合理的原因。

4.

樱井孝宏在很多场合下说过自己偏爱胸部比较大的女孩子,但是绯闻给他安排的相手却一个个都是贫乳系,其中最平的就是铃村健一。虽然还没有到要去东京铁塔上大吼“说喜欢平胸的是鸟海浩辅不是我!”的程度,但樱井孝宏对这样的现状也表示非常的疑惑和不满。
铃村健一也在很多场合下说过自己偏爱胸部比较大的女孩子,可是2酱上传得沸沸扬扬的绯闻相手也依然都是贫乳系,当然其中最平的就是樱井孝宏。虽然还没有要去2酱发贴说“如果只要平就好的话你们下次不如说钉○理○或者平○绫!”这种地步,铃村健一也对这样的现状表示非常的不满和疑惑。

所以当铃村满面疑惑的向樱井提出这个问题后,对方表示非常的理解。
啊,我真希望下次大家给我安排个胸部大一点的……他叹过气后,趴到桌子上。
切,你以为大家安排给你就是你的了吗。刚刚还表示了理解的人投来不屑目光。
不,这样至少正树在刷完2CH后给我来电话时,不会质疑我口味的改变是不是因为性向问题。他很正经的回答道。
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人一时哑口无言,半响才回答,确实。

确实如此,樱井孝宏说完这句话后心想幸好自己没有一个八卦的弟弟,可是他一时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八卦的老妈。

所以当他很难得的回到老家,却被母亲大人唉声叹气后得出的一个结论给吓得差点一个跟斗。
——你啊,干脆就去跟铃村交往吧。
在差点一个跟头后他愣了半天,勉强压下自己惊疑不定的神情,才小心开口问道。
……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你以为我看到了什么东西?在声优业界内也以自由奔放而闻名的樱井米店老板娘文惠眯起眼望向自己的儿子。
不……什么也没有。他抬了抬眼镜,希望自己没有因为面部神经不受控制而露出类似心虚的表情。
呐,孝宏,我仔细看了看我那些传说中未来的儿媳妇,不是爱打麻将,就是太红,看来看去,还是铃村最合适……
……但是你是不是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他忍不住打断眼前人的话。
什么?

在那一瞬间樱井孝宏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怀疑社会,或者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OUT到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已经发展到如此无视常识的地步。而作为业界的Fashion Leader,OUT这个单词简直是最不能容忍的。

所以他回答的是,我家的猫和他家的狗相性不和。

后来当他在某地方电视台深夜番组里对铃村提起他妈妈说的那句话时,那句话里的主要人物不顾形象笑得前俯后仰,录音结束后还念念不忘的问他,你妈妈不会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要是我就告诉她,你家的猫和我家的狗一见面就打架所以不行呐。
但他当时却不是在考虑两个人在对待这个问题的反应上如何达到了同步率400%,而是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要是你是女人就好了……
诶?笑到脸僵的铃村正揉着自己的脸颊,所以对樱井的话扮出了一个并非自愿的鬼脸。
这样我妈就一定不会中意你了。

可是铃村并没有注意到那后半句话,而是在脑海里开始勾画如果樱井是女人的话该是什么样子,结果他被自己的想象戳到了笑穴,整整半天无法从一看到樱井就想爆笑的状态里脱离出来,直到对方提出抗议。
呐,健一,我有好笑到让你笑出眼泪的地步吗?

5.

大亲友确实是一个很好用的词语。无论遇到怎样的疑问,都可以用“大亲友嘛~”一概而论。而当仔细想起来的时候,铃村又不知道怎样的关系才能算上是大亲友。要认识多久,要多亲密,才能够得上这个资格。作为一个朋友多得可以让自己夜夜笙歌的人,铃村很认真的问过鸟海这个问题。
嘛,不就是如果你不想这么大一群人在一起这样吵吵闹闹的喝酒只想安安静静待一会的时候,陪你的人就是大亲友了嘛。在酒量的支撑下作为全场十几号人里唯一还清醒着的人的鸟海这样回答他。
哇!小鸟!你什么时候这么成熟了!他拿着啤酒杯做出惊叹装。
够了你这醉鬼!你再喝下去我就要打电话给你的大亲友让他把你外带回家!
我还要去喝下一摊呢。他嘟哝着抱紧自己眼前的酒杯,摇晃着绕过鸟海移动到窗口的位置。
密封的窗口凝结着雾气,看不清窗外,于是他把额头贴到窗上,感受着冰冰凉凉的寒意。
什么时候才到夏天呢?这是他睡过去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当樱井孝宏到达的时候,看到的是满屋子横七竖八疑似尸体的物品。
喂,有没有人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状况……他强忍住扶额的冲动,问正在不停打电话的诹访部和鸟海。
然后诹访部一指角落,那一具是你负责的。说完后继续对着电话吼道你快给我过来把那家伙弄回去!我车上顶多只能装三个!
……这到底是什么案发现场。喃喃自语的吐槽结束后,他还是乖乖从角落里翻出了抱着杯子睡得迷迷糊糊的铃村。
喂,健一,回家了。
不回去。
你这三个字倒是吐词清楚……好吧不回去,但是你得起来了!
恩……好……
……那你倒是起来啊。

在把铃村死拉活拽地弄到车上时,他第一次开始庆幸起这个人最近瘦了不少,然后再一次的庆幸自己考到了驾照。
我不回去。
当他发动了引放下了手刹时,那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再次发表了翘家儿童被找到时一样的台词。
我说你啊……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你明早十点还有工作。
我不回去。
呐你再说信不信我把你扔在路边不管。
那我要打电话给整个81的人告诉他们樱井孝宏把喝醉的大亲友扔在路边。
……你学谁不好学森川桑。

车行驶到道路上时,樱井孝宏终于松了一口气。
路灯在道路两旁飞驰而过,在视网膜上留下的映像如同以前某张CD的封面。
这样说起来,那张CD也是和身旁这个人一起出的。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稍稍的偏了偏头,看向那个他以为已经熟睡的人,却发现那个人正微睁着眼睛,望向车窗外笔直的道路。
呐,孝宏。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恩?
这样看过去,像不像separate way的封面?
恩,很像。
呐,孝宏。
恩?
我们是大亲友吧。
当然。
一直是?
恩。
只是?
……恩。

这样回答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脸上大概露出了多少有些安心了的表情,而身边的人大概也察觉到了。
这样多好。他听见那个人说。
诶?
一直都这样,我是我,你是你。
啊,恩。

他握紧方向盘,望着道路尽头闪烁的红绿灯。又回答了一次。
恩。




END

● COMMENT FORM ●

Re: 【櫻鈴】僕は僕で、君は君だ

你……你办到了!
从此又是新时代……了!

结尾就这么大亲友了吗!

Re: 【櫻鈴】僕は僕で、君は君だ

啊啊好赞..
大亲友也不错啊,就可以一直是大亲友了(何

怀念味道美..BGM也是,笑
(其实超有真实感orz果然都不用加什么拿出来就是JQ了么(破坏氛围..死

Re: 【櫻鈴】僕は僕で、君は君だ

強烈反對此ending!
要求開放式結局而不是停在這里!
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抗議!

Re: 【櫻鈴】僕は僕で、君は君だ

……等……等新的音色全曲出来了……我再写一篇LOVELOVE的……(喂不要乱讲话啊

Re: 【櫻鈴】僕は僕で、君は君だ

我想说那啥……
挖坑自重~
月球自重……

Re: 【櫻鈴】僕は僕で、君は君だ

那啥,新音色不是出来了么?
拉布在哪里?

Re: 【櫻鈴】僕は僕で、君は君だ

强烈要求看H!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新年伊始也不停歇…… «  | BLOG TOP |  » 打醬油GET!反派醬油GET!(好熟悉的題目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