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鈴】四季

他有時候會回憶起所謂的年輕的時候。
並不是說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已經上了年紀了,相反,他有時候覺得現在的自己反而比年少的時候更加意氣風發。
只是他偶爾會想到,如果時間退回十年。
或者退回二十年,自己會選擇怎樣的道路。

那樣的話,是不是還會和現在一樣。


鈴村健一並非不相信宿命這個詞,只是他偶爾會把這個問題想得太深入,深入到了需要研究尼采的地步。他也未嘗沒有想過自己其實是在自尋煩惱,但有時候就是會很疑惑,到底是誰在安排自己的人生,才會在間中插入如此狗血如DRAMA般的劇情。
但人生畢竟不是DRAMA,可以在一聲“辛苦了”後就合起臺本收工。
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普通的男人,熱愛工作,喜歡寵物,想娶一個溫柔嫺熟的太太,生幾個可愛的小孩。
直到現在,他依然這樣期望。
可是仿佛,有哪個地方不一樣了。
仿佛是自己在一條線上栓了個疙瘩,卻再也沒辦法解開。
“人到最後終究會變成孤獨一人吧。”
這是他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的一句話,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從哪里得出的結論。
可是這樣說的時候,會仿佛覺得自己早已有了面對孤獨結局的勇氣,而對於這樣的自己,鈴村還稍微有點讚賞的心情。
他是一個有著很多夢想的人,甚至在慢慢的去一一實現。可是對於自己現在身處的煩惱漩渦,他卻沒有一絲期望——也許曾經有過,但是早已磨滅了。
他甚至有些珍惜起自己對面這件事情所表現出來的理智,讓自己有了生活在三次元的實感。
當他面對那個人時,他更是這樣覺得。


櫻井孝宏曾經被問到過對於宿命的看法,他答非所問的回答覺得自己的命很好。
這不是騙人的。他並不喜歡去過多的糾結失去的和得不到的。所以除開這些,他對自己的人生並沒有不滿意的地方。不過多的期望,也不失望。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觀到底是消極還是積極。但無論如何也可以這樣走下去,也許會結婚,也許會有孩子,然後經歷應該經歷的生老病死。仿佛這樣也就夠了。
等到年老的時候,應該會有很多的時間可以讓自己去慢慢後悔那些放棄了的東西,所以現在,看清現實好好的活到那個時候,更為重要。
雖然有時候,他會嘲笑這樣的自己。


他們喜歡互相提醒,或者是提醒自己。
有意無意的,夾雜在玩笑和交談裏。
兩個人都急不可待的伸出手來劃下界線。
有時候他們都會想,這也算是某種程度上的心意相通了吧。


春未至。

當他們路過兩旁栽滿櫻樹的坡道時,鈴村突然間有了恍惚的感覺。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春天快到的原因,眼角有些酸澀。
但是他忘記了自己並沒有花粉症的前科。

花還沒開呢。身旁的人稍稍仰起頭。
恩。他點點頭。
那,接下來去吃什麼?壽司?
拉麵。
喂喂,你好歹考慮一次我的愛好……
我今天可是代班誒!很累的!
好好,拉麵,那去哪里吃?
你決定。
健一……
恩?
你到底在生什麼氣?
沒有。這樣回答後他想,自己只是有點煩躁而已。
你啊……有的時候真的挺任性的。
三十四歲兒童麼。
你是哪里來的鈴村廚啊鈴村健一君。櫻井看起來似乎有扶額的衝動。
他終於忍不住笑了。

可是他會想,如果自己再任性一點,任性到可以去攪亂他人人生的話。
不僅是身邊這個人,就連自己,大概也很難再這樣笑出來吧。

那天的後來,他一個人回家。
重新走回了那條坡道。
如果春天到了,這裏的櫻花應該會開得很漂亮。
他突然想起很久前,在某個番組裏,有人問過他,看到櫻花會想到什麼。
自己是怎麼回答的呢。
並不是不記得,而是不願意想起來。

在那裏站了很久後,周身都有了疼痛的感覺。眼前也恍惚了起來。
大概……感冒了吧。

這一場病,病了很久。


冬未泯。

櫻井孝宏聽到那句歌詞的時候,正陷在舞臺燈光和螢光棒造成的陰影裏。
後來,他沒有聽清接下來的歌詞。
只是他想原來自己一直都還記得那句話。
我是我,你是你。

LIVE結束後,他在後臺看到鈴村在發呆。
喂。
啊。
簡單的招呼後,他坐到了那個人旁邊的椅子上。
累了?
當然吧。
辛苦啦。
啊啊,好不容易有空去泡了溫泉放鬆了一下,這下又搞得好累。
喂喂,那是工作啊,工作。
是~是~
年末有假吧,要不要再去溫泉?
你不是都定好行程要去潛水了嗎?鈴村看了看他,又轉回頭去。
啊,好像是。
什麼好像啊真是的。身邊的人一邊說一邊站了起來,我年末要回老家去。
恩,要玩得開心啊。
彼此彼此。

櫻井孝宏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一個人旅行。
可是每次當他一個人站在旅館房間的窗前望向海面時,就有不想再回去的想法。
也難怪每次出來的時候,經濟人都會緊張。他這樣想著,苦笑了一下。
倒不是說在逃避什麼。
但或許真是的在逃避什麼也不一定。
他因為自己矛盾的想法有了一瞬間的動搖。
果然是太累了吧。
工作也好,戰戰兢兢的關係也好。
那條界線到底在哪里,他越來越不明白。

後來他並沒有去潛水,而是在旅館的房間裏躺了整整十七個小時,沒有起床。

大概……是吃壞肚子了吧。他想。


夏未殤。

沖繩的夏天比東京要頑固得多。
藍色的天和海,明晃晃的映得人眼睛發疼。
可是當海風從車窗的縫隙裏滲進來時,鈴村覺得自己的心情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好過。
有一瞬間,他甚至想留在這裏,再也不回去。
這裏有他喜歡的乾淨的海和晴朗的青空,好吃的食物,和善的人。
可惜沒有他親愛的兩個女兒和一群可以吃吃喝喝的朋友。
歎氣過後他打消了念頭,轉頭去看窗外。
流動的海岸線在瞳孔裏延伸開去,直到他看不到的地方。

他一開始,只是想打電話問問兩個女兒的情況。
撥通電話後,卻不知道為什麼又按了掛斷鍵。
於是他想對方大概會撥回來,可是拿著手機等了很久,也沒有動靜。
他突然覺得拿著手機呆坐的自己有點可笑,於是走到了陽臺上。
沖繩的夜風帶著海的味道,拂到臉上有黏糊的觸感。
深呼吸後,他第二次撥通電話。
等了很久後,終於有人接聽。
喂喂,健一?
而他因為等的時間太長已經有點走神,一時間忘記了自己想說什麼。
我這邊還在開會,等會給你回過來?
啊,不用了。他終於找回了語言,然後不等對方回答就掛掉了電話。
……笨蛋一樣。
他喃喃自語後走進房間,把手機扔到一旁。

他接到櫻井電話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兩點。
喂,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從睡夢中被吵醒是一件讓人不太愉快的事情。
啊對不起,睡覺了嗎?
當然吧笨蛋……什麼事?他拿著電話稍微清醒了一點。
晚上的時候,找我是什麼事?電話那邊的聲音有點無奈。
啊對了,問問我兩個女兒……
我剛剛從你家回來,食物加了,水也換過了。
……謝謝啦,要什麼土產嗎?
沖繩?好像也沒有什麼要的……
有很害的東西哦!比如○○餅幹什麼的。
電話那邊爆發出了很害的笑聲。
誒?誒?真的嗎?
真的喲,我今天還吃過了。
喂喂,那種東西不要隨便吃啊。
嘛啦,總之這裏真不錯。
……那下次一起去?電話那邊沉默片刻後詢問道。
恩……也不錯。
回答後,他卻突然有點後悔的感覺,然後電話的兩邊都沒有再說話。
直到最後櫻井說,晚安。
晚安。

晚安。
他看著手機螢幕,直到那最後一點光熄滅。
他在一片暗中,聽見自己說。
晚安。



秋已至。
END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其奈給的作業 «  | BLOG TOP |  » 馬鹿三人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