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木中]千の夜と千の昼(太陽の扉番外)

中居正广第一次看见木村拓哉的时候正为自己长不高而发愁,当然,他后来再也没有长高。
这个问题直到十年后他才想通,到了那个时候他还会拍着一个男孩子的肩膀无所谓的说,身高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但十年前,他还是很纠结的。特别是对于一个小混混来说。
那代表着,他在和人对视叫骂的时候,一定得处于仰视的状态。
那不符合中居正广,当时十六岁,一贯的原则。

那个时候,天长地长。
他在河堤上骑着自行车,想象着自己是骑着机车在都市里穿行而过。
那条路的尽头没在绿色的田野里。

他跟伙伴说,要去东京。
去东京干什么?
混个出人头地啊。
那时候中居正广,穿着不合身的暗花衬衫,留着飞机头。
但是却因为未成年人不能饮酒,在嘴里含着果汁的吸管。

他偷了家里的钱出发,留了一张写着歪歪扭扭的字迹的便条。
给伯母,钱我会还你的。请你不要因此记恨我奶奶,每年记得给她上香。

他从自行车上站起身来,闻到风里的青草香。
那个味道,直到最后的最后,他也没有忘记。

木村拓哉第一次见到中居正广时,对方正在和一台自动售货机搏斗。
他看见那个身材有些瘦小的少年像只八爪鱼一样扑在自动售货机上,就差开口咬上那坚硬的铁皮。
他想那个人没有开口去咬的原因是因为嘴里一直念叨着还我一百圆。
后来那个声音消失了,他突然觉得不好。回头一看,果然那个人已经开口向铁皮咬了过去。
他在那一瞬间英雄主义爆发,奔过去伸出手。手上是一枚一百圆的硬币。
那个人停下口来,用看起来很大事实上也很大的眼睛瞪了他一会,收下了眼前的硬币。
然后转过身,继续和自动售货机搏斗。嘴里还是那句话,还我一百圆。

木村有些可惜起自己那一枚硬币来。



而中居正广却一直留着那枚硬币。
当然一开始也不是特意留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用出去的机会。总觉得故意的想要用出去很矫情,本来想着要自然而然的花费掉,却在每次掏出来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是故意。
后来就被扔在个角落里,渐渐遗忘了。
直到很久以后木村结婚的时候,他心疼礼包里的数目,于是在家里翻箱倒柜想找点什么出来。
最后在一个抽屉的一堆破烂玩意中翻到这个小东西。
大脑为此运转两秒后,很容易的,他就想起来了这是什么。
他只是很惊诧,颠簸流离这么多年,它居然还在。

他居然还在。

他记起阴暗的小巷子,透过无数交错电线而落下的雨,很难愈合的伤口,冰冷的枪口。
他记起多少次有人扯着他的手臂向前,他在逐渐模糊的视线里看着那背影。
他总觉得自己比那个人聪明,所以总犯一些聪明人才会犯的错误。
那个人太固执,又笨,所以犯的错误更多。

但还活着不是么。
虽然,也许自己心里早在想着。
要是在哪个时候,一起死了。
也不错。

他把硬币放回抽屉。
另外包了礼钱。上面规矩写着。
中居正广。一百圆。



曾经一个秋后。
他看着那个男人正面冲撞坐在上位的人。
骂了一堆脏话,摔碎一个杯子,踢坏了一扇纸门。
然后扬长而去。

他坐着没动,直到有人问他,中居,你说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他站起身,从那扇已经坏掉的门走出去。
庭院里秋风瑟瑟。他深吸一口气,闻到早已不该有的青草味道。

他在常去的酒吧找到他。
那个人坐在几个女人中间,不停的喝着酒。脂粉气和烟草香混合成他最熟悉的味道。
他靠在门边想笑,但手臂上的伤口一直淌着血,不太疼,只让他觉得膝盖有些重。
直到那个男人抬起头,看见他后皱了皱眉头。
然后一言不发走过来,扯着他就开始往外走。
疼。他眨巴着眼睛。
废话。
他不会问他怎么伤的。
他也不会回答。

那天,中居正广和木村拓哉一起从组织里消失了。
那之前中居洗走了一批货。足够他们两人东山再起。

他在头靠着窗户,觉得脸颊有些冰冷。
窗外一片暗里只能看见无尽衍生的公路。还有货车的尾灯一闪而过。
包扎后的伤口反而开始抽痛起来,大概是绷带勒得太紧。
他在自己口袋里掏了半天,皱了皱眉头,朝前头喊。喂,烟。
开车的人丢了一包过来。
我说。
干嘛。
打火机呢?
没有。

公路旁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灯火通明。
他靠在门口的自动售货机旁嘴里叼着一支没点燃的烟。
宽大的运动服罩在衣服外面,染色的前发稍微遮住了眼睛。
你看起来好像高中生。拿着两杯咖啡和打火机的男人从店里走出来。
他指了指自己嘴上的烟,然后接过打火机自顾自的点燃。
然后两个人一起蹲在了墙边。

似乎回到很多年前。
两个人都还是高中生的年纪。
中居在弹子店里用磁石作弊,木村在一边紧张的望风。
被发现后就会像兔子一样跳起来夺路而逃。
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再翻过几扇铁网。
最后蹲在一个古旧仓库的墙根边。
一个人把烟扔给另一个人。
透过青蓝的烟雾,看着淡蓝的天空。

中居打起架来不要命,木村想大概老头子就是这样看上他的。
而自己呢,他想了很久,都没有得到答案。
他不明白自己有哪里好。
但中居却喜欢跟别人说,木村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好。
虽然说出的那些好处都是些睡觉前一定会刷牙之类的零碎。
但听得久了,也有些习惯。
仿佛自己真是个不错的家伙。


呐。
什么。
你说老头子会不会追杀我们。
不会。
这么肯定?
我给老头子留了张纸条。
写的什么?
给老头子,货会还给你的。请你不要因此记恨我带大的那个孩子,记得给他饭吃。
……走吧。

木村站起身来,把烟灭在地上。
中居没动,蹲在地上看那背影。
喂。
恩?那个人回转头。
要是老头子叫人追杀我们,估计我们刚坐进车那车就炸了。
那又怎样?
那我们就一起死了。
所以说问你那又怎么样啊?声音已经有些不耐烦。
什么也没有。中居站起身,把冷掉的咖啡放在一边的地上。
走吧。



始终,他们走在悬崖边上,险象环生,却从未有过意外。



老头子遇到麻烦了,叫我们回去帮他。
你信?
不信,只不过他没理由这时候才要干掉我们什么的,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绕着他的东西走。
那你是说回去?
不回去。
为什么。
你都快当爸爸了。中居正广说完这句话,想转头去看窗外,却发现拉着窗帘。
木村想反驳,却找不出话来。
最后他说,我们终究还是欠老头子的。
他好歹救过你一命,好歹最后还放了我们一马。
你快当爸爸了。中居又答了句,然后掐起手指头算。还有八个月吧。
那不是还早么。你忘记了你还欠老头子货?
他看了他,你不喜欢欠人家东西吧。
谁说的。

回去吧。那个人在最后看着他的眼睛说。
我自己的家人,我会保护好。

那天中居走的时候,大阪开始下雨。
他窝进车里,把帽子又压了又压。
直到遮住自己的眼睛。

而我呢。
要去保护谁。
还有谁。



故事的最后,他站在那里,雨模糊了视线,让他看不清那个站在自己对面的人。
他手里握着电话,拨通,放到耳边,可是听见喂的一声就说不出话。
然后抬头看向雨如万箭穿心的天空。
远处仿佛有人在跑来,仿佛在阻止站在他对面的人。
那个人看起来很眼熟,仿佛是曾经拜托老头子照顾的那个孩子。
不过是谁都无所谓了。
无所谓了。

他听着电话那边有很焦急的声音,笑起来。
对不起。
在你刚当上爸爸的时候……

枪响。

[END]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龟]想之川 «  | BLOG TOP |  » [全J不知谁主]太陽の扉 ACT.3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