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鈴】Together When...

前話:
在我寫的這么多同人中(當然SKSZ其實只寫過三篇喂
這是最讓我想抽打自己的一次?
中心點大概就是“我為什么這么廢柴我為什么就不能寫牽小手?”
當然最后還是牽了小手(字面意義上)
我是如何一定要將SKSZ拉上這條莫名道路我自己也非常的莫名
也許,可能,大概
下一次,會LOVELOVE的。(你已經信用破產了喂




在那一刻,他們背對著背踏出了一步。
然後又一步。

他想,也許他們只是想賭一賭,看誰先停下腳步。


ACT.1

鈴村健一收好東西準備出門的時候,分針正轉過12的位置。
一邊想著大概又趕不上電車了,他一邊折回屋子裏找車鑰匙。
要不要我送你?頂著雞窩頭的櫻井孝宏靠在臥室門邊問他。
你是酒還沒醒吧你。他一邊說一邊在桌子上扒拉著。
喂昨天喝醉的人是你不是我,而且你都還沒有謝謝我送你回家。
我只想謝謝你占了我的床讓我睡地板。他從一堆食物的包裝袋裏翻出了鑰匙,不滿地抬起頭。
……你是不是記錯了睡地板的明明是我,你女兒昨天晚上還從我身上踩過去害我一晚上都沒有睡好……
好好,謝謝你送我回家我走了你記得關好水電門窗拜拜。
……你走好。
……笨蛋。

在門關上那一瞬間,櫻井孝宏覺得自己絕對聽到了對方小聲說了一句笨蛋。
笨蛋嗎……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開始收拾起屋子。
然後非常為自己的待遇感到委屈。
如果自己今天早上也有工作的話就不用後一步出門負責收拾房間,而且還能蹭到車讓鈴村送自己去工作現場。
兩隻狗在他腳邊竄來竄去絆得他跌跌撞撞的時候,他更是這樣覺得。
你們再不安分一點我要把你們作成狗肉火鍋!
——可惜這樣的威脅沒有起到一點作用。反而是想像了一下鈴村看到那鍋火鍋時的反應,讓自己打了一個寒顫。
我上輩子是不是欠了他錢沒有還?
作了這樣的假設後他考慮了一下,得出結論。
嘛,也好。

也好。如果只是這樣單純的關係的話,他覺得自己大概會願意只做一個負債人。
然後早早的還清債務。
兩不相欠。


笨蛋。
鈴村健一在關上門後,又在心裏重新嘀咕了一遍。
抬起頭,過道外是藍得刺眼的晴天,讓他覺得眼睛有點發疼。
下次一定不能再喝到一定要人送才可以回家。他在心裏默念了十遍後踏出步伐。
可是有時候,他總覺得自己,大概,也許,是故意的。
故意想擾亂他人的人生嗎?真是糟糕。懷著對自己的腹誹,他禁不住苦笑。
記憶中的自己似乎並不是那麼糟糕的人類啊。
如果能夠更早的認識到的話,就不會讓兩個人都陷入這樣裹足前行的狀態裏了吧。
這樣想後,他用力地捏了一下口袋裏的鑰匙,冰硬的觸感讓現實感很突兀地浮現出來。

向前走的話,會去到哪里呢。


ACT.2

鈴村健一趴在視窗望向一片漆的天際的時候,差點忘記了現在正是冬天。
冷風倒灌進來,讓他暈乎的頭腦稍微回復了清醒。
喂,好冷。櫻井孝宏在他身後發出不滿的聲音。
恩,是很冷。他朝著一片暗點了點頭。
而當他正準備把窗外那片樹林看得更清楚一點的時候,窗戶被哐當一聲拉上了。
會感冒的。櫻井說完這句話,自顧自轉身走回了桌子邊。
你還要喝?他轉過頭本來是準備抱怨,卻看見那個人拿起桌上的啤酒瓶又開始往杯子裏倒酒。
你這醉鬼還好說我?
那隨便你吧。
吐槽呢?那個人帶著點吃驚的表情轉過臉來。
累了。他想大概確實是這樣,所以似乎連再跟對方多說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是嘛。

然後他們陷入長時間的沉默。
鈴村幾次想再說笑幾句,但不知道為什麼都沒辦法開口。
於是他抬起頭去看天花板。
一塵不染的木質天花板上散開著彎彎扭扭的紋路,如同蝸牛爬過的痕跡一般。
呐,孝宏。
當他終於打定主意開口,低下頭來時,卻剛好迎上了對方的視線。
為什麼難得來一次箱根,卻這麼累呢?
因為我們是來工作的嘛。
孝宏。
恩?
你總是說正確的話。
他想也許是因為自己的語調帶著不滿,所以那個人露出了仿佛是苦笑的表情。
是嗎?

正確與否,櫻井孝宏覺得自己並不清楚其標準是什麼。

比如他覺得,人生這麼長,期間總會有遺憾的事情。所以有時候他會想,帶著這樣的後悔進墳墓或許並不是壞事。
而且這樣的話,在最後的最後,也許還能看著他。

這樣就是正確的吧……大概。
可是這一刻,他看著面前的鈴村,卻有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的感覺。

我睡覺了。鈴村別過頭,站起來走向鋪好的床鋪。
恩,晚安。他想自己本來是想說其他的,但是出口還是這句話。
直到對方已經迅速地鑽進了被窩,他突然又叫出了口。
健一。
什麼?聲音從被窩裏傳出來,有點悶聲悶氣。
大概,你再任性一點也沒有關係。
其實他覺得自己這句話說得相當莫名其妙,但是被窩裏的人一定是聽懂了,所以隔了半晌他才聽到回答。
……不要煽動我去做你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說得也是。
你是笨蛋嗎。
呐,健一。
什麼。
其實你剛才那句話,才是最正確的吧。

其實兩個人都站在同樣的地方,只是拿不准應該由誰去邁開第一步。
拿不准應該面朝哪個方向。


ACT.3

距離他們認識彼此的那一天,已經過去了很多年。
他們用了這很多年的時間來培養起了同步率,卻沒有培養出對彼此有話就要講出來的習慣。
因為他總想到,他們還有很多年的時間。
要說的話,總有一天會說出來。
不會說的話,就算第二天是世界末日大概也不會說出來的吧。

大概是心意相通的副作用?鈴村健一看著自己面前杯子裏泛著氣泡的液體,小聲嘀咕了一句。
哈?正在翻看手機短信的櫻井顯然沒有聽到他這句話。
不,什麼也沒有。他撥弄起眼前的杯子。
關掉手機蓋後,櫻井抬起頭來。
健一,我明早的工作提前了,可能要早點回去。
恩,你慢走。
……你呢?
我想再坐一會兒。
那我陪你好了。
不用了。
雖然他這麼說了,但是坐在對面的人卻一點要走的意思也沒有。
真的不用了。於是他再重複了一遍。

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比對方更為固執的人。
可是有時候,他卻不是對方的對手。

所以僵持了半晌後,他只得說。我也要回去了。
我送你。
算了吧,我還沒有喝到看不清電車時間的程度。
他說著站起身來,但在下一刻手卻突然被抓住了。
誒?他瞪大了眼睛望向拉著自己的人,在那一瞬間甚至忘記了要把手抽回來。
健一,那個……
哇我不要聽!他嚇得差點跳起來,想退後一步但手依然被抓得死死的。
你以為我要說什麼?櫻井苦笑著望向他。

以為他要說什麼呢?鈴村自己也覺得困惑起來。而自己害怕的又是什麼呢?
他看著對方鏡片後的眼睛,突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送你回家吧。櫻井鬆開了手,站起來。
……不用了。
那……也好。
誒?本來以為對方一定會堅持,聽到放棄的回答時,他忍不住抬起眼。
怎麼?
不,什麼也沒有。

什麼也沒有。

走出店門口的時候,有雨點開始飄落下來。
真討厭啊。鈴村抬起頭,看著雨點在路燈的光下輕快的劃過。

那,再見了。
恩,下次見。

很久以後,櫻井孝宏也還記得那天晚上,在他踏出一步時,背後的人依然站在那裏沒有動。
可是他忘記了。
那個時候,自己在拉住他的手的時候,想說什麼。


ACT.0

2008年的聖誕,チェリーベル番組留下了很多照片。
其中有一張,是櫻井孝宏所拍的鈴村健一。
當然,其實他拍的照片並不止那點。
可是其他的都已經被他自己刪掉了。

他想,這大概也是等到年老時,可以讓自己慢慢後悔的遺憾之一吧。


END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自重 «  | BLOG TOP |  » 今日は鈴村ファン破産デーですね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