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银魂/土冲]小指的指甲

那时候风吹开了那旧屋檐上的麦草。
那时候扑了一面的灰尘混了清水变了泥痕。
那时候走廊上腐朽的木板踩过去可以陷住脚。
那时候。
我看见你对我伸出小手指。
在空中比画出一个半圆。

他记得那个时候冲田总悟还小。
伸出手划一下也只比他腰间高那么一点。
浅色的头发有些乱,眼睛比隔壁的小女孩都还要大。
带着单边嘴角上翘四十五度的笑。
那时候他靠着道场的门看了看那个男孩子,然后转身向里走。
动了动脚踝,却迈不开步子。
正当一些昨天晚上睡觉前听的关于红马甲披风之类的故事走马观花电光火石般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时。他发现阻力都来自于左脚,膝盖以下,脚掌以上。
准确来说,就是裤角被拉住了。
小鬼,你要干嘛。头向一边歪三十度,下巴微抬,透过自己的眼睫毛看着面前的小圆脸。
叔叔。男孩咧了咧嘴便叫出声。
……斩了你。他向前踏出一步,便摸向腰间的木刀。
喂喂十四你要做什么!近藤从背后扑上来拉住他的手腕。
斩了这小鬼。他看了看那张扭曲变形的脸,从鼻孔里哼出声来。
为什么。
他叫我叔叔。
喂喂,分明只是小孩子你计较什么呀!
这小鬼分明是故意的。他伸手把男孩拉起来扳过头对着近藤。你看这张脸!这分明是故意的!
好可爱。近藤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回答。
……你被鬼迷了心窍了。

有人说一个梦可以做好多年,断断续续如同狗血连续剧,逻辑混乱,剧情拖沓。
他想着那个梦里似乎丢掉了重要的细节,如同RPG游戏里的主角总拿不到打开最后一扇门的道具,于是只有长久的游荡在熟悉而广阔的大陆上。

哈哈哈哈,我都说了羽毛球你一定不是我的对手!
然后是重物敲击声。惨叫声。纸门破裂声。
胃部被撞击后明显不适的土方十四挣扎着从梦中醒过来时看见色的空洞。
在沉思了片刻自己是否是因飞船失事后漂流宇宙后,他发现那是山崎的鼻孔。
然后有些暗红的液体准确无误的滴在他脸上。
又是重物敲击声。惨叫声。
做噩梦了吗,土方先生。浅色头发的少年顺手接过飞起来的人体然后丢到门外。
梦到以前……不,就是噩梦。
他点燃一支烟,手有点抖。
有柄短刀迅速的架上了他的脖子,刚点燃的烟头一分为二掉在被子上。
来,土方先生,讲讲你的梦吧。
总悟。他脸色有点发青。
说。
被子燃起来了。
那又如何?土方先生你的腿毛也不是一把火就可以烧得完的。
你可能记错了一把火烧不完的是近藤的……
话没说完,刀锋已经贴着皮肤走了两厘米。
他眉毛抽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少年以古怪的表情看了他一眼后,迅速的将刀往地上一插就撤离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浅浅的一道伤口,浸了一线血。
脸上的轮廓被摇晃的小小火光映出了阴影。
被刀钉在塌塌米上的衣角怎么也扯不开。
于是他就着那火苗点了一支烟。
啊,好热。

救火呀!副长要被烧死啦!山崎在关键时刻苏醒过来然后扯开了嗓子。
那是一次小小的意外事故。损失的公物是一条被子。

他想再点燃一支烟时,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湿透了。
冲田蹲到他面前,递过一盒没有湿的烟。
下了毒的吧?啊?一定是吧?
那么换一包罢。少年伸出另一只手。
是不是那个是砒霜这个是硫酸呀!啊?
土方先生你没常识呀硫酸要怎么加在烟里呀。
那么你加的是什么。
秘,密。
他抬头看了看那浅色的眸子。
拿来吧。
土方先生你头壳烧坏了吧。
你到底要我怎样呀?啊??他一把抓过冲田手里的烟,却愣了愣。
总悟,你小指的指甲留得很长啊。
那个人愣了愣,然后笑了,单边嘴角上翘四十五度。
一瞬间他头脑里出现了关于导火线,核弹,蘑云,白血病等字样。
现在提问,[ON]这个标志一般出现在什么地方。那人从背后拿出个遥控器来。
开玩笑的吧,总悟。
完全没有噢,土方先生。操纵者已经迅速退出了十米外。
三,二,一。
在最后一个字符吐出那口腔时,他奋力把手里的烟盒扔上了天空,然后扑倒在地。
爆炸声。
烟盒安全着地。
他回头,看见被水冲得一塌糊涂的副长卧室的天花板炸开了一个洞。
青烟飘起来,火药味稍稍有些呛鼻。
他站起身,把落在地上的那包烟捡了起来。
抽出一支放到嘴里。

总悟,有打火机么?
火箭筒行么。
……不用了。
说完那句话后他愣了许久,回过头看见那个身影。
湿坠的衣服贴着背脊,寒冷漫上来。
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总悟,有火柴么?
火把行么。
……不用了。
但那个火把后来还是烧焦了他的发梢。
那时候冲田总悟刚当上师傅代。
虽然他比任何一个长年呆在那个破旧道场的闲杂人等都要矮。
虽然土方伸出手比划,男孩已经长到了他的胸口。

那时候的夏天人们都横七竖八躺在道场中央。
近藤,去煮绿豆汤。
十四,老大已经热晕过去了。
总悟,去把西瓜拿到河里里冻着。
土方先生,我会把你当西瓜切开的哟。
我看见三途川了。
那么就大胆的游过去吧,土方先生。
你是人吗,啊,是人吗?
那我在三途川的那一边等着你。
我分明看见那一边站着的那个人是个女的。
那个人叫梦婆。
这名字江户人应该不认识。
那么是叫脱衣婆。
那又是谁呀!
土方先生。
……什么。
如果五年后我们住的房子还没有冷气土方先生就切腹吧。
……你倒是说说为什么呀!
土方先生难道连这一点志气都没有么。
你是在小看我么。
那么就这样约定了吧。
喂,喂,不会是来真的吧。

来,勾手指。

他睁开眼,先看见天花板,然后看见一根小手指伸过来。
晃荡了两下,他不得不有气无力的抬起左手腕。
然后小手指被狠狠的勾住了。
我说总悟,你的指甲掐到我了。
故意的。
……我想也是。

他看见手指和手指勾在一起。
两个半圆。
一点痛。
很多年。

[END]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藍銀]since last goodbye(1-2) «  | BLOG TOP |  » [银魂/土冲]荒野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