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藍銀]since last goodbye(1-2)

自己很喜歡的坑……可是自己都不記得自己當時是怎麽設定的了……


在那之前。类似告别的词语总是从你和我的嘴里毫无困难的吐露出来。
在那之后。我们依然笑得无缘无故,百毒不侵。

我说,再见。
你说,晚安。


ACT.1.

橘子在手指间被蹂躏了一会,然后一个转眼滚到了地面。
关得紧紧的玻璃窗不知道被谁拉出了条缝,一线的冷风灌进来,让坐在前三排的人都有些缩手缩脚,而教室里的暖气似乎也被驱散了小半。
坐在最后一排的他直盯盯的看着圆呼呼的橘子顺着台阶一步一步的向下滚去。
但在第三排时却被一条桌子后伸出的脚给拦住了。
那个人弯下腰捡起橘子,狐疑的回过头来。
他趴在桌子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并伸出手挥了几下。
然后看见那个人也许是红了红脸,捏着橘子回转了头。

啊,下雪了。几个女生的声音隐约响起。
他转过眸子看向窗外。有些萤白的光点沿着视线向下飘落,贴上窗户后便融化了。
啊欠。然后不知道谁打了个喷嚏,让教室里隐隐有了些笑声。
他放下了扬起的嘴角。
仿佛每一年的冬天都是这样开始的。

真是……无聊。

下课时坐在第三排的吉良井鹤走过来,把那个滚落的橘子递给他。
他正在穿大衣准备早退。
送给你了。看了看那金黄色的水果,他眨着眼对面前的人说。
不过冬天的橘子还是要烤热了比较好吃,这样会冷到肚子的。
是……是的。吉良的脸颊微微红了红,然后又抬起头来。可是那个,下节课的讲师是新来的……市丸君你还是要早退么?
哦啦,可是我最讨厌那些讲法理学的伪文艺男中年,啊不,文艺男老年了。他耸耸肩。
那么,我可以帮你点到吗?男孩紧捏着橘子站在他背后。
那就拜托你了哟,井鹤君,拜~拜。

冬天的昼光透过玻璃窗映在地板上一片黯淡。
雪下得大了起来,似乎都有了些斑斑点点的影子,在窗框的影子里摆动着。
错觉吧。他停下步子,眯起眼,确定踩在自己脚下的灰影里没有那些蝌蚪状的东西。

雪的影子就像蝌蚪一样呢。突然有个温和的声音在走廊的那一边响起。
他皱了皱眉,看见一个男人抱着讲义站在窗前。
沾着雪珠的深棕头发在黯淡的光线下有些偏了色,框眼镜上蒙着一片白雾,挽在袖子上的大衣有些湿润的沉甸甸的坠着,而深色西服的肩头也被沁湿了不少。
然后男人看见了他,微微的笑了笑。

第一个想法是,真文艺。第二个想法是,真狼狈。第三个想法是,伪君子。

而当时市丸银也不知道自己第三个想法的原因是什么。前两个想法都还是因为五感上的直观冲击,而第三个想法,莫非是自己已经领悟到传说中的第六感了么。
用指尖顶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他干脆的对那个人也露出了自己最熟悉的那种笑容。

然后在两个人擦肩而过时,男人向他欠了欠身,他回礼。

那天的后来,他打了电话给女朋友,却被痛骂了一顿说什么上课时间又在外面溜达我才不像你这么有空你知不知道我马上就要做论文呀你也该好好上课啊上学期你挂了的那两科有没有找教授说情啊……
拿着手机放在离耳朵一米远的地方等待乱菊把话说完后又继续接过来恩哼了两声,电话那边的声音就柔和下来。
算了,明天我来给你做晚饭。
那么我要柿子饭。
你说的不是日语我听不懂那么就这样吧,挂了啊。

哦啦,真是麻烦。他挂断电话,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腿踏入雪帘中。
雪片停在鼻尖上,融化成水后沿着轮廓滚落。
把冻僵的双手揣到大衣的兜里,再把围巾裹得严实一点。他缩了缩脖子,觉得似乎也不是那么冷了。
似乎每一个冬天都是这样开始的。

从一场感冒开始。

接过电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头脑还有些昏沉沉的。
我是吉良,是市丸君吗?
啊……小井鹤呀。
电话那边愣了愣,似乎在对这个称呼做适应调整。最后还是回答了。
是,是的。
怎么,有什么事吗?他摸索着从床头拿过水和药吞下去。
那个,市丸君没有来上学所以……那边的声音越加低了下去。
哦啦,担心我了么?
不,不是。
不是?
啊,不是不是……是……那个……
他轻笑出声,然后电话那边更加慌乱了起来。
最后好不容易才听清楚,是新来的讲师发下了讲义和作业。
不过应该没什么关系,蓝染老师是个很温和的人。吉良那样说。

温和?伪君子才对吧。把电话抛到一边,他继续蜷缩到了被窝里。
等等……新讲师是谁……为什么是伪君子?第六感又爆发了么?
杂乱无章的思绪挤过来,他干脆的用被子蒙住了头
嘛,嘛,还是睡觉好了。

松本乱菊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时,看见的是被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大气不出二气不入的疑是尸体的物品。
银?她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半天没有响动,然后被子里探出一个头来。
我怀疑是不是如果我一直不出声的话,你就会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退出去,以免谋杀官司找上你呀,松本小姐。
笨蛋,这种情况要第一时间报案更能洗脱嫌疑呀,而且我还有不在场证据。乱菊笑起来,走到床边揉了揉他的头发。
一个大喷嚏。
病了?
我以为很明显啊。
好好,我给你做饭。
做什么?
你病了当然就只能喝粥了吧你还想吃什么。
柿子粥。
你说的不是日文我听不懂那么就这样吧,给我好好躺着。
是,是。

那时候他躺在床上看着窗户外的光线慢慢的暗下去,那场雪依然没有停下来。
一半的阳红没入另一半的漆。
只剩下一些花白的雪点。如同障碍的电视机屏幕一般反复的跳动着。
厨房里有放轻了的切菜的声音,蒸汽的鸣叫突突的震着他的耳脉。
那样温和的空气里,他有些别扭的收起了笑意。

他一直不喜欢冬天。
不管是气温的反差,还是必须套在身上的厚重的衣物。
还有那些看上去很幸福的红彤彤的如同八点档的情景剧。

而走在那条走廊上的时候,他心里所想的却是深夜档的恐怖片。
已经是放课后的时间,所以办公室这边有些安静得彻底。
天空也有些昏暗。让他不自觉的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声,似乎这样才算是入乡随俗。
在一张禁闭的门前站定了,却有些细碎的对话声传出来。
听了半晌后,他扬起嘴角敲了敲门。
请进。一个很陌生但他偏偏觉得有点熟悉的声音。
对不起,我来交迟了的作业。他拉开门走进去时,用眼角余光瞟了瞟站在办公室另一边翻看着讲义的人。
哦啦,浮竹老师也在么。然后做出吃惊的样子抬起头。
啊,市丸君,很久不见了。浮竹十四郎放下了手里的讲义,对他笑了笑,然后转头对那个站在市丸对面的男人说道。那么蓝染老师,我就先走了。
恩,请便。那个男人欠了欠身后,浮竹很快的消失在了门外。

那么,市丸银君对么。棕色头发的男人推了推框眼镜,微笑着望向他。
而他刚刚从离开的那个背影上收回目光。
很正确,蓝染老师。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虽然出勤率是A但我从来没有在我的课堂上见过市丸君呢。说话的人翻起面前的名册。
市丸眯了眯眼睛。因为从蓝染老师刚来那一天起我就生病了直到现在才好起来。
那真不是件好事情呢,市丸君。男人笑了笑。那么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蓝染惣右介,从这学期起担任你们法理学的讲师。
恩,我很清楚的记得了。
虽然一次都没有来上过课,依然做得很棒呢。男人翻看起刚刚接过来的论文,用手指靠在嘴唇边沉吟了一下。
谢谢夸奖。
不过,你要是完全不来上课的话,我依然不能保证让你顺利过我这科哟。男人把论文放在一边,微笑着望着眼前的人。
哎呀,那就伤脑筋了。市丸挠了挠头发。那么这样呢。
恩?
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他突然的拉住了男人的领带,把嘴唇贴上了那因为冬天而微微有些干燥的唇角。
但想放开时却发现自己的下巴被用力的握住了,灵巧的舌头很快的串进了他的口腔里。
最后他狠狠的咬了那嘴唇一下。

伪君子。他笑起来,抹了抹自己的嘴边。
坏孩子。那个男人整了整自己的领带,依然笑得不温不火。
嘛,算了,这样就行了吧。他摊了摊手,做出无辜的表情。
男人抬了抬眼镜没答话。
喂喂,不要太贪心哟。他凑上前去在那耳边轻声说。浮竹老师会很可怜的。
恩?我和浮竹老师有什么关系吗?男人的眼睛在镜片后眨了眨。
啊,我听说蓝染老师已经结婚了呢。他抽回身子,走到门边。不早点回去吃饭么。
谢谢关心。男人对他挥了挥手。慢走。
哎哎。

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下巴有点疼。
很用力呢。他伸手碰了碰关节处,然后看见吉良等在那里。
那个,论文没关系吧?急急的迎上来。
大加赞赏呢。他摸了摸那浅金色的头发。
那就好。男孩长长的舒了口气。
小井鹤呀。
诶?恩?
要不要去我家玩?
可以吗?
当然哦。他眯起眼睛,看到一辆车从他身边经过。

那年的冬天不算短。要让自己过得快乐一点为何不可。


雪落在高楼拉出的漫长阴影里。
那时候我看见你张了张口。
在那之后。
我忘记了那个时候你说了什么。


ACT.2

河堤旁积起不厚的雪,有小孩子戴着厚厚的绒线帽子跑过,留下浅灰的脚印。
他蹲下身子,在平铺开的雪迹上用手指划拉出线条。
你写的汉字真是丑到没救了。身边的女人叹了口气。
这几个字呢?
松,本,乱,菊……你把菊字给写错了。
哦啦?
好啦好啦,快起来,我饿死了。
是,是。
他站起身看着自己呼出的白气,然后把冻僵的手指放到身边人的后颈里。
好冰。那个人皱起眉头瞪了他一眼。
是么。他露出笑容想把手抽回来,却被拉住了。
他看见身边的人低下了头,握着他的手说了句笨蛋。
手套和皮肤贴在一起有些冰冷的刺痛。
细微的绒毛搔着手心。

他和她延着那条路一直走了下去。
他看见堆积的云铺散开。
天和地咬合在一起。

踏出步子的时候感觉到凝固的冰渣滑过脚底。
身子摇晃了几下后他笑起来,加快了步伐。
好危险呀,笨蛋。身后的人小跑了几步。
唔,不是很有趣么?他转回身,额头却被狠狠的敲了一下。
他看见金黄色的长卷发。
看见冰冷的雾气贴上她的睫毛。

他想着这样的天气,自己应该坐在教室里听那些不知所云的话享受着暖气。
而事实上当他趴在那硬邦邦的桌子上睡觉的时候,过度的暖气总会让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太多的人,和太多的人呼出的二氧化碳如同癌症细胞般侵蚀着他的脑神经。
他无聊的敲着桌子的边缘,看着坐在前排的人的后脑勺,仔细的从每一根发梢顺着看下去直到它没入头发的旋涡里。

于是休息的时候他打着哈欠打开了讲台旁边那扇窗子。
干涩的空气窜进来,让他眯了眼。
后来那个窗子一直没有关。
所以下一堂课的蓝染老师在讲台上对着麦克风时,不小心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然后对着学生们抱歉的笑了笑。
教室里便喧闹开了善意的笑声。
角落里有女生突然大声问,蓝染老师,身体没关系吧?
然后有七嘴八舌的跟风的话,介绍着各类的感冒药和生病时候应该吃的料理。
让师母做给你吃吧?
又是一阵笑声。
真是的,这还是课堂呀,你们。那个男人温和的拍了拍桌子,露无可奈何的笑容。

但那个时候市丸银却分明的看见那个人抬了抬眼镜,对着他微微扬了扬嘴角。
那是一点也不温和的,带着调侃的笑意。
于是他从桌子上撑起身子,举起手。

怎么了?市丸君?
我感冒了呀,申请早退哟。
那么请回家好好休息吧。

他拿起大衣和包,同样的扬起嘴角,一步一步从阶梯上踏下去。
直到他看见那个浅色头发的男孩子回过头来担心的看着他。
他眨了眨眼,用口型说了一个没关系。
男孩红了红脸,低下了头。

在走到门口时候,他回转身对讲台上的人欠了欠身。
那个人很快的回礼。
教室的门从背后拉上。
空气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他记得听谁说过,积起的雪可以吸收声音。
但从走廊的窗口探出头,看见的却是空旷的干净的操场。
他想起来似乎已经有很多天没有下过雪了。

以为冬天快要过去,却记起要完结的只是十二月。

走过操场时候他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在操场的另一边和一个发的男人站在一起。
绚白的长发束了起来,露出低垂的侧脸。
发的男人伸出手揉捏了捏那脸。却被恼怒的拍开了手。
后来他想,那个时候他确实不是想故意打喷嚏的。所以他在那个喷嚏出口后及时的掩住了自己的嘴,当然那个人还是转过了头来。
那段距离本来不算长,但却是一个不大声呼叫对方便听不见声音的距离。
所以似乎心安理得的,他只是耸了耸肩,冲着那个方向点了点头,便准备迈开步子。
却听见背后有人叫他。
市丸君。
于是他只有停下脚步,等着那个人走到面前。
你现在应该还是上课时间吧?
哦呀,是的,正好是是蓝染老师的课,浮竹老师很清楚呢,但这学年你没有我们的课吧?他微微的侧了侧身,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那个站在不远处的另一个男人。
……是因为生病早退么?
对的……阿嚏!
然后男人笑了起来,向他告别和道保重。
他揉了揉鼻子,拉起衣领,把松开的围巾紧了紧。
笑着对那个人点了点头然后向另一边走去。

银色的额发垂下来,他用指尖捏起一丝看着它在光线下变得透明。
而光线也开始从下午就暗了下去。

公寓下摆出了一个烤红薯的小摊,摊主在冷风中缩起了脖子。
但却有甜香的微带焦糊的香味充进他的鼻子。
摸着下巴想了想,还是买了两个用纸袋子装着带走。
而用钥匙打开门时看见乱菊正缩在被暖炉里看着电视。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他把红薯放到桌子上。
教授感冒了。乱菊拿出一个红薯开始小心翼翼的剥皮。
流行性的么?他也跟着缩进了被暖炉的另一边。
怎么?带着热腾腾雾气的甜味散开来。
我们讲师也感冒了。
噢。
流年不利呀。
对了,银。
什么?
除夕晚上,一起去神社参拜吧。
不要,我要看红白。
你是老头子么,看什么红白啊。
你不看J家跨年么?
我找人录给我。
录的没有跨年倒数的那感觉。
你不是说流年不利么?更该去参拜一下吧。
说完这句话后,松本乱菊看见面前的男人搁在桌子上的下巴带着脸向一边歪了歪。
……我考虑一下。

而后来市丸银在拥挤的人群里被又一次的踩到脚时,心想自己根本不应该考虑。
这真的是冬天么?他望着身边那个额角已经沁出汗的人。
那个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他耸了耸肩笑起来。
身后连绵不断排成长龙的人潮通过那长长的阶梯,直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那些晃眼的灯火映着那些有着不同阴影区的脸。

把五百圆的硬币高高的抛起来,然后听着它落到钱箱里和同类碰撞的声音。
拉动铃铛,双手合实。
睁开眼时看见自己身边站着一个穿着深色毛衣戴着框眼镜的男人,正准备将许愿的手放下来。
仿佛是顿了三秒,那个人侧过脸来。
啊,真巧呀,市丸君。
啊,真巧呀,蓝染老师。
他努力的想着自己刚刚是许了什么愿以触怒了八百万神明,或者说今年真的是流年不利。
但身后的人已经挤到了身边。
银,你愣在这里干嘛?
他摸了摸额头。

一起从人堆里挤出去的时候他的鼻子撞上了那个男人的肩膀。
带着刺的毛料和淡而绵长的香烟味道。
还有白霜微微的湿气。
然后那个人停下步子扶了一下他的手腕,很快的又放开来。
他看见一个穿着深紫色和服的女人站在树下,挽着一件似乎眼熟的大衣。
看见他们后微微一笑。

而后冗长的介绍让他忍不住想打哈欠。
直到乱菊从背后掐了一下他的腰,他才皱了皱眉头回过神来听见她和那个男人热烈讨论着论文的提纲。
那个,市丸君?一旁的女人微微侧过脸望向他。
恩?他同样的微微歪过头,眯起眼。
惣右介也常常称赞你。
是吗?我觉得很荣幸呢,如果蓝染老师不对我的出勤率有意见的话。
他摊了摊手,抬头去看那些结在低矮枝桠上的纸条。
烈。男人止住了话,回转头来。要去抽支签么?
恩,如果方便的话,不如一起去吧。女人温和的笑了笑,望向乱菊。
然后那个眼神被再度传递到他身上。
蓝染老师。他稍稍的向前踏了一步。不如我们来比比看谁的运气比较好吧,如果你输的话,要负责送我们回家哟。
我很乐意。

大凶。
大凶。

这种的,就叫做流年不利吧?市丸银用两根手指头将纸张的一角捻起来,甩了甩。
或者是,叫做大难临头?蓝染惣右介抬了抬眼镜,扬起嘴角。
你真的是大学讲师么?这个形容词太没差劲了。
真对不起。
那么现在是应该把它们打个结拴到那么的枝桠上吗?他提起那张白底字的小纸条,透过光线看那两个写得工整的汉字。
还是我去吧。乱菊叹了口气把纸条一把抓了过去。我认为你随意丢掉的可能性太大了。
那么我和你一起去吧,松本小姐。卯之花烈拿过蓝染手里的签条,欠了欠身,跟上了乱菊的步子。

你妻子和你很像呢。他弯了弯腰从下而上的看着那张脸。
哪一点?男人侧了侧身子,让他的视线落到了那身后的摊位上。
比如笑起来。他直起身,将手揣到衣服的口袋里。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呢。
过奖了。
你觉得这是夸奖么?
市丸君,你女朋友很漂亮哦。
那么我这时候才该回答“过奖了”对吧?
你一直都那么聪明呢。
过奖了。

市丸银抬起头,看向乌沉的天空。
不远处开始了钝重的击钟声,一下一下的荡进他的耳蜗里。
身边的男人从口袋里掏出烟,但还没有点燃就被抢下了。
他把那只烟叼在嘴里,重新抬起头。
一点点花白的颜色,出现在他视网膜的脉络上。

啊,下雪了。
诶?

那个时候,他们一起看着那一年,下的第一场雪。

TBC

● COMMENT FORM ●

No title

U真行。。。
十四番隊長来当炮灰。。。
不過和藍染是蛮登対的。。。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節操!2 «  | BLOG TOP |  » [银魂/土冲]小指的指甲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