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夜碎]光牢

0.

她一直以为,是那个人让她站在了这里。
站在走出后,就会再也看不见阳光的牢笼中央。
从圆顶罩下的斑斓颜色隔开了她和那一片苍茫的暗。

抬头刺眼。
很多年前有人告诉她,夜行者应该呆在暗处。

可是她宁愿被凛冽的光剥离掉所有的伪装。宁愿暗哑伤口被炙热的温度撕裂。宁愿用手心遮住双眼。宁愿世界只有四坪大小。
只要那个人还在。
她就愿意承认自己的软弱。

因为那是她的太阳。独一无二的,伸手不可触及的神。
一直以来。直到最后。

1.

故事的开头,有一个留着齐眉短发的小女孩。有着清洁透彻的瞳孔,平和的眉,肩膀内敛,微微的含着下巴,不太会笑。
蜂,梢,绫。
她念着自己的名字,声音清脆,一字一顿。

那时候的她还不明白何谓公平何谓爱恋何谓崇敬。
她只是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为那个人而死。
这是就算轻描淡写吐词含糊都能够听清的一句话。
让她反复在心里用那清脆的声音念叨着。

只是因为一个抬头。
她就踏入了那长久无法解脱的,心甘情愿的牢笼。
那是一场漫长的,至今看不见尽头的征途。

她记得哥哥敲她的额头,说她笨拙得摆不好一个白打的姿势。
她记得自己不甘心的摔在地上,磨破的膝盖沁出血珠,那绵长而牵扯的。
直到很久后,有刀锋穿过胸膛时,也没有的,疼痛。
她想着也许应该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她没有比磨破膝盖更深的伤口了。
而后来,无论怎样加于肉体的痛苦。
都比不上身体里那撕心裂肺的,附积骨髓的恨意。

当几百年前那个小女孩抬起了眼。
故事里就扯起了被阳光湮没的主线,切不断的时间轨。


2.

故事的后来,女孩子舍弃了自己的名字,蒙起了自己的脸。
她向着她的愿望踏出了一步。
手背扶着地面,沙石摩挲着皮肤,如同厚纸下的轮廓。
掌心里干涸的裂纹结上了干茧。
常常沾染着血迹。

哟。四枫院夜一坐在她面前的墙头上,用两根手指触碰额头扬起手。
啊,夜一大人。她慌忙的把手藏到自己背后。
诶?藏什么?
什,什么也没有。她低下头,捏住自己的指尖。
恩?嘛,嘛,算了。那个人摆了摆手,躺到了窄窄的围墙上,用手枕起脖子。
她悄悄抬眼,看见那铅的头发顺着墙边垂下了一缕。
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自己不能动了。
而手指却狠狠的绞在了一起。
她想垂下眼,却不想离开。
然后有手捏起她的脸。
诶呀?她瞪大的眼睛里看见单边嘴角上翘的笑容。
手的伤,还是去包扎一下吧。
是,是的。
不要捏得那样紧,伤口会裂开的。
是,是的。
你捏得更紧了。
对不起!
哎……

那时候,她看见那个人捂着额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她惶恐的抬起头,但头发被突然搭上额头的手轻轻的揉乱了,而感觉到手移开时那个人已经从身边经过,不见了踪影。

嘴唇颤抖,她看见自己伸出手去,触到那似乎还温热的空气。
然后猛的缩回。

她想,触碰到她的神。


3.

人怎么能轻易的忘记过去。

那个时候的年月被伤痕和死亡碾过。最终她一个人站在了虚空的白里。
过去并不是被她舍弃的。
而她只是被抛在后面的那一个。
她说自己不伤心。

她看到哥哥的胸口有液体溅出,血红色顺着身体的轮廓向下滴落。
她看到哥哥的膝盖一软,跪到了地上。
她看到哥哥抬起头,望着天空。
风发出咯吱的声响。
如同骨头折断的声音。

一次又一次,轮回不断。
然后她转过头。
跟上了那个人的脚步,不停。

背影溶在了一起,却还有深浅的差别。
她只是没有看见,她始终也没有回头。
她只看见她,和她背后的路。
仿佛蚂蚁。
但是那太脆弱。

而蜂是一种攻击别人就会摊上自己性命的昆虫。
小时候她望着蜂巢时母亲那样告诉她。
为什么?
她的这个疑问母亲却没有回答。

终究会死,你愿意为谁去死?
她以为那是一种宿命。
因为她是蜂梢绫。
后来她是碎蜂。

蜂梢绫是个稍微有些内向的女孩,碎蜂是个眼神偶尔温和的女子。
但一样固执。


4.

那个人站在一个无顶的圆的中央,慢慢的昂起头,分明的下巴轮廓和微微垂下的眼角。
她知道四枫院夜一有多强大。

路人甲对她不分昼夜的练习瞬步报以苦笑。
喂喂,你不会是把四枫院大人当目标吧?
她微微低了下巴,用眼角扫过那张脸,一言不发。

她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超越那个人。
她只是想让自己能够留在那一个圆里。
就算到了只剩下她的时候。

其实那并非是毫无征兆的一次逃离或者背叛。
在那之前,或者在更久以前,她就知道。
那时候夜一站在静灵庭最高的那片屋顶上,看着只存在于她想象中的那弯下弦月。
但事实上那时的天空正沉的紧凑着乌云。湿热的风狠刮着脸,空气里有水的味道。
她站在那背后,也扬起头看着天空。

碎蜂。
是。她回过神来。
那个,蜂家只剩下你了吧?
是。
很辛苦吧?她看见那个人回转头来,嘴角挑起笑。
啊,不,一点也。
是吗?啊啊,四枫院家可一点也不轻松啊。
夜一大人?
恩?
不……没什么。
她低下头。

笑意一点一点溶解在夜色里,然后雨下了起来。
她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贴服在脸颊上。有些让人烦躁的黏糊。
雨水凝在睫毛上迷糊了视线,她眯起眼,抬起脸。
看见那个人张了张嘴,似乎说了什么。
然后天地下只剩下了。
那一次,她想追上去。

但迈开了步子,依然停下了。
她看着自己的脚尖,然后蹲下了身子去。
手指抓紧了肩头。

她想,那句话是什么。
为什么自己没有听见。
为什么没有听见。


5.

她看着空荡荡的屋子。

呐,碎蜂你准备什么时候嫁人?
诶……诶?
不对吗?蜂家还得继承下去吧。
那,那种事情……
然后那个人捂着脸笑起来,然后摆手。
别当真,别当真。
她看见那从指缝里露出的眼睛,笑得只剩一线。
自己也忍不住泄露出笑容。

她看着空荡荡的屋子。
连味道也在瞬间变得陌生了。
原来只要人离开了,便什么也没有剩下。

她想自己是被抛弃了。
或者说,只是自己又一次没能跟上脚步。
或者说,只是自己又一次没有勇气追上去。

她其实,一直是在等她。
抱着爱也好。
恨也好。

只是在那个由她画出的圆里。
一步也不曾离开过。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伊浮]质白花 «  | BLOG TOP |  » [蓝银]关键词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