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伊浮]质白花

他站在镜子面前,用指甲划过那冰冷的表面,划过那个熟悉的轮廓。
刮出一条冗长的伤痕。附带着刺耳而高昂的声调。
哥哥,有什么事吗?
他在镜子里看见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
看着那张和自己相似的脸在玻璃的纹路里切割成了零碎的画面。
他笑起来,转回身,走到那个人身边。闻到了熟悉的古龙水的味道。
有什么事吗?十四郎哥哥?
他抬起眼,看着那微微皱起的眉头,仿佛永远都有着光泽的眼睛。
伊鲁,你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学校了。浮竹十四郎叹了口气,伸出手拢了拢眼前的弟弟和自己一样过长的头发,耐心的说道。
可是去了学校又怎么样,可以有和哥哥一样的成绩吗,可以考上和哥哥一样的学校吗?伊鲁眨了眨睫毛,将哥哥的手从肩膀上拍掉。
或者说,可以找到一个和哥哥的那位一样的男人吗?
他的表情在一瞬间残忍了起来。或者说,就可以变成像哥哥一样的好人吗?
伊鲁。面前的男人声音有些疲倦,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他扬起嘴角露出嘲讽的笑,然后狠狠把门关上。
太用力,震得手腕生疼。他低下头,挡住自己的眼睛。


我讨厌,我讨厌这张和你一样的脸。讨厌和你一样的头发。讨厌和你一样的身体。
讨厌两个人如同影拓的双层纸。
明明是一样的轮廓。却一人是纸。一人是白花。

他在新宿看见哥哥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霓虹灯的颜色很晃眼,他半闭了眼睛从睫毛里看着过往的人群。
烟雾青蓝色,街面灰色。
他却只见得了两个熟悉的背影。
站直了身体,他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确实是两个熟悉的背影。
浮竹十四郎和蓝染惣右介。
那是他的哥哥和他高中里的导师。
也许有很多借口和说辞可以解释这两个人为何会在半夜在这里一起出现。
他眼里露出了有些复杂的神情,然后快步走上前,轻轻拍了拍那个所谓的哥哥的肩膀,看着那个男人因为惊讶和不知所措而露出的仓皇神色。
好熟悉的古龙水的香味。他凑近男人的脖子,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挑衅的抬起头,将视线移到旁边那个人的脸上。
伊鲁,你在这里干什么。浮竹拉住他的手腕,让他转过脸去面对他。你知道现在多晚了吗?
那哥哥你知道吗?他狠狠甩开了那冰冷的手掌,然后看着另一个男人,蓝染老师知道吗?
伊鲁君,你现在可是在违反校规。那男人抬了抬眼睛,微微笑了。
那你要怎么样?他笑出声,然后向前倾了倾身子,蓝染老师要惩罚我?那还是先问问我哥哥同意不同意吧。
伊鲁!浮竹皱起眉头,打断了他的话。你该回家了。
他扬了扬眉,哥哥让我一个人回去?这种时间?
浮竹犹豫了片刻,转回头去看了看身边的人,惣右介,我送伊鲁回家。
那个男人笑着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路上小心。

他坐进副驾驶座,哼着歌向后仰过去,并打开了收音机。
一些类如天气和车况的无关紧要的话充斥在了禁闭的空间里。
浮竹沉默着发动了引,将车开出停车场。
一路上有流光从窗里泄入。
车停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灯前。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然后点燃。
然后就有手伸过来,把烟从他嘴边抢走。灭在烟缸里。
伊鲁,我们得好好谈谈,也许我是工作太忙,所以没时间……但话没说完,浮竹就僵在了。
因为一个冰冷的嘴唇堵了上来。灵巧的舌头轻易的打开了他的防备,放肆的侵入他的口腔。他的下巴,让他几乎窒息。
放开!他用力的将覆在自己上面的身子推开,喘息着捂住自己被侵犯的嘴唇,却看见那和自己一样的眸子里闪着冰冷的颜色。
我讨厌你,哥哥。说完那句话,那个长发的男孩伸手解开了车锁,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等等,伊鲁。他想开门追过去,但身子却无法动。手指有些颤抖的扶上方向盘。
绿灯亮起来。

伊鲁记起他第一次走进教室的时候,那些隐藏不住的切切私语。
他毫不犹豫的一脚踢翻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桌子,将自己异色的长发甩出一个夸张的弧度。
周围仿佛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当然放学后他就被叫上了天台。
一对五不是个好状况,所以他的脸颊受了些伤。
走下阶梯,他看见那个男人,想了很久,他记起这个人应该是他们班上的导师。
真倒霉。他翻了翻白眼,然后站住了脚。
那个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下,温和的笑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递到他手里。
有一股不太刺鼻的古龙水的香味。
我觉得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男人想了想。我记得你的名字是……
别叫我那个名字。他不耐烦的把手帕贴在脸上受伤的位置,然后打断了对方的话。
好吧,那我该叫你什么?
你真的是老师吗?他笑起来。
这点你不用怀疑。
他想了想,伊鲁,他们都这样叫我,我不喜欢自己那个土到家了的名字。
好的,伊鲁君,你现在可以去保健室了。
为什么在你嘴里叫出来,什么名字都听起来那么土。
男人不置可否的笑起来。

现在想起来,你那时候的笑果然就是老狐狸的笑容。下课后他在走廊上拦下了那个男人。
你一个月没来学校,好不容易来一次就这样跟导师说话吗?蓝染耸了耸肩。
呐,蓝染老师,你和我哥哥什么关系?他眯起眼,看着那男人脸上的框眼镜。
这个嘛。蓝染把那眼镜抬了抬,然后看着面的人。
伊鲁君,你记不记得我说过,你和你哥哥长得很像?
他一下子愣住了,然后扬起恼怒的笑容。
不记得了,还有,老师,我今天早退。
慢走。男人调侃的语气让他几乎要捏紧了拳头。
谢谢,蓝染老师。他提起书包,向走廊的另一头走过去。

他想拼命的记起小时候的事情。
仿佛父母的脸都不那么清晰。
那时候天空空白,他只看见那个男人转过头来。
一段温暖的记忆,却如同一段梦魇。
他面对他。如同面对一面镜子。
却永远伸手不可及。

打开门,刚踏上玄关,就看见那个人从客厅里走出来。
干嘛,不用上班吗。他没有抬头,就想从那肩膀旁走过。
但是手臂很快就被拉住了,他感觉到那手指颤抖了一下,然后又松开了。
他不得不停住脚步,抬起头看那个被自己称呼哥哥的人。
你有这么早放学的吗?面前的人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你管得着吗?
伊鲁,我们得好好谈谈。
你要跟我谈什么?谈学习?他忍不住笑起来,贴近面前的男人。还是谈生活?
仿佛因为靠得太近,也许是因为那个车里的吻。总之他看见男人的脸上泛出了淡红色。
你……那个人仿佛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能说出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干脆的抓住那手腕然后把面前的人压到了墙壁上。趁对方因为突然的冲击闭上眼睛,他又咬上了那嘴唇。

狠狠的一下,有血腥的味道浸出来。
你在想我有可能会再吻你对不对?他舔了舔嘴唇。你猜对了。
放开我。浮竹涨红了脸,挣扎起来,但是却只引来面前的人更加用力的束缚住了自己的双手。
哥哥,你和男人做过了吧。伊鲁的手直接触碰到那敏感的地方,拉下拉链探了进去,触碰到那还冰冷着的分身,然后轻轻捏在了手里磨挲着。
身下的男人一下子僵硬了,以不可置信的眼神望向了他。
伊鲁你……但话还没出口,就被堵回了嘴里。放肆的舌头毫不怜惜的扫过他口腔里的每一个地方,吮吸着他口腔里的汁液和空气。
在窒息的感觉袭来时,被蹂躏的分身也控制不住的在那手掌里涨大起来。
那舌头终于从他的嘴里退出来,仿佛意犹未尽的划上他的睫毛。
而抚摩着分身的手却更加肆无忌惮,手指摩擦过铃口,耐心的揉捏着红嫩的顶端。
不要……伊鲁……那声音里隐忍了哭腔,而身体却无法反抗。
哥哥,你的声音真好听。对方将耳朵蹭到他的唇边,然后狠狠的套弄了几下手里的欲望,强迫他发出了类似呻吟的低泣。
这样的声音还有谁听过呢。伊鲁贴上他的脸颊,感觉到那被情欲和羞辱烧得滚烫的温度。
你误会了……我……浮竹向一边扭过了头去,却忍不住轻声咳嗽了两声。
是吗?他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感觉到那坚挺在手里蠢蠢欲动,直到那前端浸出了晶莹的液珠,就突然放开了手。
而身下的人却因为突然的不适应而向前送了一送身子。然后僵硬住了。
哥哥你忘了你是被你的弟弟压在身下了么?他笑出声,然后顺手结开了对方的皮带,抽出来将那手腕捆上。狠狠一拉,把那身子摔在了地上。
失去了束缚的裤子滑落了下来,露出浮竹瘦削的腿和那腿间挺立的分身。
他跪下来,分开那双腿,将头埋在了那需要安抚的地方,伸出舌头在那上面打了个圈。
那身子颤抖起来。但那个人却像打定了主意般不再发出声音。
真顽固啊,哥哥。他伏上那身子,隔着衬衣舔着那胸前的两点,用牙齿轻轻的啃噬着边缘,看着那湿润的白色下沁出樱红色。不打算再让我听听你的声音了吗?
为什么……那声音已经带上了沙哑,浮竹用手腕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为什么。
为什么?像在思考这个问题般,他停下了嘴上的动作,但将手重新抚上了身下人快要爆发的欲望上。一边说话,一边欣赏着面前的人忍耐着的表情。
因为我讨厌你,哥哥。我讨厌你和我一样的脸,一样的头发,一样的身体。
狠狠的一用力,随着那个人喉咙里终于忍不住的一声低吟,手掌里一阵滚烫,白浊的液体顺着手指滴落下来。
哥哥,你射在你弟弟手里了哦。他把手拿到那个人面前晃了晃,然后探到了那禁闭的入口处。
不要!察觉到他意图的男人激烈的反抗起来,但脸上却挨了重重的一耳光。
为什么不要,你可以要其他男人却不要你弟弟吗。他冷冷翘起了嘴角,然后用力的将两根手指探入了那炙热的体内,将沾在手上的体液涂抹进去。
如同裂锦一样的刺痛,在浮竹还没能咬着牙忍受过去时,更大的物体已经强硬的挤了进来。
他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压抑着的呻吟。
伊鲁……是因为,惣右介吗?
那句问话的结果是更加强烈的撞击。腿被高高抬起靠在那肩膀上,猛烈的冲刺刮着他柔弱的内壁,一阵又一阵的钝痛,但最后在那个人用手刺激起他已经重新勃起的分身的时候,他再也忍受不住的泪湿了眼角。
但那侵犯他的律动却停止了下来,有手指沾过了他眼角的那些泪痕。他抬起眼睛,看见那张本该有着冰冷残酷表情的脸上。混合着一种恼怒和疼痛的表情。

哥哥,你怎么不明白。
我讨厌的是,镜子里的两个人,永远不能触到彼此。
而那么相象的两个人。永远不会是一模一样。
我要伤害你到哪种地步。你才能和我染上一样的颜色。
为什么那些男人就能让你快乐。

浮竹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大声的吼出那些话。颤抖着的肩膀一点一点的显露出软弱来。

呐,伊鲁,你还记得小时候么。
我说,镜子里的我和你,永远都不一样。
你还记得么。
我说过的。
那是因为我站在你身后。

那时候天空空白。我回转头。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恋白]红薯 «  | BLOG TOP |  » [夜碎]光牢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