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恋白]红薯

电车站前的公园有里一个卖烤红薯的小摊。入冬后几乎每天都开着,摊主是个看起来应该很慈祥的小老头子,总在他路过时对他微微笑。
他却很不满,因为那个地方之前开的是一个章鱼烧的小摊。每次下班的时候他都会来上一盒。微微有点辣,但口感很好,分量也很足。
特别是初秋的时候。他总喜欢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望着天空,吃着章鱼烧。云的形状都让他感觉到快乐。那个时候天蓝得透明。

而现在却已经是初冬了。章鱼烧的小摊变成了卖烤红薯的,笑起来很爽朗的大叔变成了诡异的老头。公园里的树纷纷掉落着最后的叶子,长椅冰凉得像铁。只有流浪汉和情侣还会坐在那上面。
他在路过时总缩起脖子,加快步伐。
他有家可归,也没人可以取暖。

响亮的打了个喷嚏。他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就看见那个老头子又对着他笑了一下。本想恼怒的瞪回去。但手腕上的表却告诉他没有时间耗在这里和人争论章鱼烧和烤红薯的优劣。
上电车时他已经有点喘气。
用眼角微微扫了扫,他看见那个人坐在角落,和以前一样望着窗外。
窗外是很大的雾。
他在心里切了一声,转了转头,找了个空位置坐下去,把衣领拉开来了一点,系得太紧的领带让他想窒息,特别是在奔跑后又吸入了太多干燥空气时。
他也转过头去看窗外。
很大的雾。电线杆隐约的出现又隐去。太阳如暗花钉在天幕上。完全的看不真切。
不过是三排座位的距离。却咫尺天涯。
他下车时很快的往后看了一眼。那发在视网膜上留下了很浅淡的痕迹。
他大大的叹了气。

下班时,他在公司外买了杯咖啡。滚烫的纸杯贴着手掌,让他感觉到缓回一口气。
站在电车站牌前。他看了看表,再抬头去看着天空。
阴沉沉的,或许是要下雨了。他皱了皱眉头,放在口袋里的手却触到了什么东西。
狐疑的掏出来,是一颗酒心巧克力。他想起来了,好象是办公室里哪个女孩子给的。
本来想剥开扔进嘴里,不知道为什么的迟疑了一下。又放回了兜里。
一辆电车开过来。他没有动,只是打了个哈欠。
转身把咖啡丢进垃圾桶。望向电车来的方向。

下一班电车来的时候,雨已经有些阴绵绵的飘了下来。
细小的水珠沾在他红色的头发上,用手梳理了却只在指间留下了些粘稠的感觉。
而踏上电车时。只在那个人身边还剩下了一个位置。
踌躇了片刻。他还是坐了过去。
旁边的人向里靠了靠,有些清淡的洗发精的味道飘起来。他偷偷看了看那露在头发外的耳垂。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有些僵硬。
于是伸了伸脖子想着也去看窗外。
窗外一片阴沉。只能看见车窗上牢牢印着两个人的影子,因为位置的关系重叠在了一起。
虽然看不清彼此的表情。但他突然有点脸红。转回头,他去看了旁边座位的一个小女孩子。直到那个女孩子狠狠的瞪向他才不得不收回了目光去呆呆的直视前面一个座位的椅背。

应该下车的时候。他站起来得很快,但是却呆立了一会。
最后留下了一颗酒心巧克力在座位上。
没敢回头和那人打一个照面,便匆匆的下了车。
雨还是很大,他却完全没有感觉到。
跑过公园的时候,他注意到烤红薯的摊子不在了,却有些难过。仿佛这个时候只有那诡异的小老头能明白他的感受。
那是冰冷的天气里突然温暖起来的感觉。
如同烤红薯的时候那么温暖。

第二天早上。那个身影却没有出现在他应该在的地方。那个靠窗的位置空荡荡的。

打翻了三个咖啡杯,做错了一份报告,迟到了十分钟。
他突然觉得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
他有些想开了似的高兴起来。甚至又跟办公室的那个女人要了一颗巧克力。
很甜,又有点微微的辣。一点点的搔着喉咙,说不出是难受还是舒服。
他觉得自己是有点难受。
他后悔自己早上在路过公园的时候也对那个老头子抱以微笑。

但是在他垂头丧气走上那辆和平日不同时间的车时。
那个熟悉的身影从他眼里晃了进去。
他先是想笑,但是马上又僵住了面孔。
这不是他平时上的那班车。
这是错过了又错过了。
是上错了旅行的车,却看到同一样的风景。

他想起高中的时候,他曾经樱树下对一个人告白。
那个时候有传闻说,在八重樱下告白而成为恋人的两个人可以永远在一起。
可是他被拒绝了。
他突然笑起来。
就算忽然年少,回看的也是夜落八重樱。

下车的时候他没有再回头。
车门在背后关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身边还有一个人。
啊。他忍不住出声。
那个人没说话,径直向着公园里走去。
他跟上了那脚步。却不敢快也不敢慢。

最后他看见那卖烤红薯的摊子。小老头很狡猾的朝他眨了眨眼睛。他很想扬扬拳头但是忍住了。
那个人停在摊子前。他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
恋次,你要不要吃。男人转回头来,突然说。
他张大嘴巴。吐出的却是一个吃字。
烤红薯的香味是甜丝丝的。
原来你还记得我……朽木学长。他拿着那焦了皮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处理。
怎么会有人忘记在毕业那天向自己告白的人。
也是。
他那样回答着,却依然不知道怎么对付红薯。
于是只好从中间扳开两半,一大片的热气腾起来。迷糊了他的眼睛。
只感觉到有人将他手上的红薯接了过去,放了一个剥好了一半皮的。
一点点的触碰也成了指间碎片,三世残流。
朽木学长。
恩。
没什么。烤红薯很好吃。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京浮]花骨鱼纹 «  | BLOG TOP |  » [伊浮]质白花

プロフィール

sakuraori

Author:sakuraori
櫻織。Sおり。さくちゃん。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ω・オタ)です
鈴村健一さんを全力で応援中

銀魂:土沖
Dグレ:ラビュ
電王:浦龍
あまつき:梵銀
FFVII:ザックラ
火鳳:策瑜
BLEACH:藍銀

ニコ動:
(赤・ω・飯) 、ピω゚コ
ティッシュ姫、[TEST]、zim
ハチ、梨本P、鬱P



傳送門

私密勾搭聯絡地址↓

本站非情報站
鈴村さん相關情報請見下消息區↓

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

破廉恥里站。正直者慎入。↓


閑置物品販售站點。↓

主張















方便勾搭↓

カテゴリー

BG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近の記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脚印



free counters

盟衆

Ring Clock

最近のコメント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うみねこドットTV─TVアニメーション「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公式サイト」

MESSAGE 4U HP傊

「Bloody Call」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アラバーナの海賊たち


ジャニーズ最新情報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リンクの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